资料汇编

河海大学大会交流
来源: 时间:2007-12-25 00:00:00

    

 河海大学党委副书记   郑大俊

水文化研究与教育需要双轮驱动

河海大学党委副书记  郑大俊[1]

当今,文化、经济、政治的相互交融在提高综合国力中的地位和作用越来越重要。文化的力量,深深地融入民族的生命力、创造力和凝聚力之中。水文化作为反映水事活动的社会意识,它必定要反作用于水事活动,并对社会的政治、经济、文化产生重大影响。

一、水文化研究与教育的重要意义

1、有利于弘扬中华民族精神

水是生命的源泉,也是中华民族精神生活的源泉。水文化是人们在与水打交道的过程中创造的文化成果。中华民族在认识和改造自然的过程中创造了具有独特内涵的水文化。它不仅是中华传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全人类文化的瑰宝。中华水文化最重要的内容是水精神和水利精神。其实质是中华民族优良传统、优秀品德在水事活动中的体现。

中国历史上涌现出无数治水英雄,集中体现了中华民族的伟大智慧、创造能力和优秀品质,许多治水英雄被人们视若“水神”而顶礼膜拜。从共工“雍防百川”到大禹“开掘九川”;从李冰父子修筑都江堰到刘彻指挥堵复瓠子决口;从潘季训治理黄、淮、运,到近代的李仪祉水利报国。他们都是体现水精神的代表人物,也是创造和传播中国水文化的代表人物。在当代,“万众一心、众志成城,不怕困难、顽强拼搏,坚韧不拔、敢于胜利”的伟大抗洪精神,由“顾全大局的爱国精神,舍已为公的奉献精神,万众一心的协作精神,艰苦创业的拼搏精神”汇成的三峡移民精神,“献身、负责、求实”的水利行业精神,丰富和发展了中华民族的精神内涵。抗洪精神是水精神最集中、最突出的体现。

中华水文化象一块巨大的磁石,产生着强大的黏合力,开展水文化研究与教育有助于促进水精神发扬光大,为引导人们树立正确的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和水利观发挥重要作用。

2、有利于深化人水和谐理念

水利是服务于国计民生的基础产业,以往多从工程技术视角强调“治水”,注重的是克服人水冲突。其实,人水关系中还有更多的内容,如管水、用水、亲水、爱水,这些都是注重发挥人水和谐的一面。目前,水利工作的理念也在逐步地从“兴利”、“除害”等利用自然、改造自然为主向人与自然环境协调、与自然和谐相处转变。随着我国人民物质文化生活水平的不断提高,人们对水工程、水环境在满足除害兴利要求的同时更加重视其文化功能,增强了亲水、爱水、戏水的文化需求。

在此情况下,通过加强水文化建设,更新设计和建设观念,更加注重水工程的文化内涵和人文色彩,把每一项水工程当作文化精品来设计、来建设,使之体现出优秀传统文化与时代精神的结合。

水文化不仅是水利行业的文化,更是全社会的文化。通过水文化的弘扬,将有利于呼唤全社会珍惜和保护水资源的自觉意识。因此,水文化要进社区、进农村、进工矿、进工厂、进学校,进入每一个人的心目中。

      3、有利于发展水利事业

当前我国国情、水情的现状和趋势告诉我们,用水增长的幅度、水污染加剧的程度和水生态恶化的速度远远超过我们的预想,传统的治水模式已不能适应形势的需要。仅靠技术力量很难阻止水环境的恶化,也难以彻底解决水环境问题,这就需要水文化的力量加以促进。因为技术的手段是水环境受到破坏后的补救措施,是被动的、有限的;而深入人心的水文化能保护水环境不受到破坏,是从源头解决人水关系的有效手段。

2005年,时任水利部长汪恕诚同志在接受《中国国家地理》杂志记者采访时说:“解决中国的调水和水资源短缺问题,离不开工程师和科学家,但光靠工程师和科学家还远远不够,还需要哲学家、思想家和战略家。因为我们面临的不单单是工程问题,也是一种哲学、思想和社会经济问题”。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总干事松甫晃一郎说:“水资源的管理与治理,要充分考虑到文化与生物的多样性,水实际上有强大的文化功能。尽管科学技术对于了解水循环和利用水资源至关重要,但是,科学技术的需要适应具体环境,并且反映人民的需要和期盼,而这些要受到社会和文化因素影响。水资源管理本身应该视为一种文化进程。”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凯伦女士指出,水不仅是一种基础性的自然资源和战略性的经济资源,同时也是不可或缺的文化资源。要将用水、管水、治水与现代文明、人类文化发展有机结合起来,从文化层面去发掘古人成功的经验,更好地弘扬水文化,传播水文化。

由此可见,先进的水文化对水利事业的发展有着重要的引领作用。这种引领作用主要表现在对水的重要地位认识的新飞跃;表现在发展水利事业一系列新的方针政策的出台;表现在水法规的制定和完善:表现在新的治水思路的提出;表现在水权、水市场等新观念的提出和日益为更多的人所认同;表现在水资源管理体制的改革。这些新的水理论都有深厚的文化底蕴,都是水文化的新成果。

总之,开展水文化研究和教育,是试图把水文化作为人、水、社会、经济之间的结合点和支撑点,研究社会、发展经济、繁荣文化;同时,又以文化为立足点,探索水理论,认识水贡献,发扬水精神,树立水形象,提高全社会的水意识。增加水资源保护的责任感和使命感,促进经济社会的可持续发展。

二、水文化研究与教育的现状

1、水文化研究与教育的特点

近20年来的水文化研究,整体上呈现出三大特点:

(1)认识不断深化

毛泽东在《实践论》中指出:“感觉到了的东西,我们不能立刻理解它,只有理解了的东西才更深刻地感觉它”。水作为人类生命之源早已为世人所认识。而对水文化的认识在我国始于20世纪80年代后期。至于水文化研究亦是在这一时期由李宗新先生在豫、皖、鲁、苏四省水利宣传会议上首先提出的。经过近20年的发展,关于水文化的理论研究越来越具有体系性,水文化逐渐成为一门以水利学、文化学、社会学为基础涉及多门类、多学科的边缘科学,成为一个极具发展前途的学术领域。

从文化的视角来看,进入新世纪以来,科技界、学术界越来越认识到,阻止水环境的恶化仅靠技术力量是很不够的,要彻底解决水环境的问题,必需有水文化的力量加以推进,深入人心的水文化教育是从源头解决人水关系的有效手段。

(2)研究队伍不断壮大

机构方面:1995年,全国水利系统成立了专门的学术研究组织——中国水利文协水文化分会,至今已举行了五次水文化研讨会。许多地方也成立了一些水文化研究的组织,如无锡市成立了太湖文化研究会,泰州姜堰市成立了水文化研究所,山西省成立了水文化文学研究会,河津市成立了水事文化研究会,成都市成立了河流文化研究会等。

人员方面:近些年来,涌现了一大批水文化研究与实践的爱好者,初步形成了一支水文化研究与实践的人才骨干队伍。如,水利部办公厅主任顾浩,中国水利文协水文化分会秘书长李宗新,水利部海河水利委员会靳怀堾,河海大学教授、水文化分会副会长尉天骄,泰州水利局董文虎,江苏水利厅信息中心潘杰,北京市水务局冉连起,四川都江堰管理局肖帆等。水利行业内研究水文化的人员逐渐增多,水利学院之外也有越来越多的学者关注水文化研究。

(3)成果不断涌流

就理论阵地来看,自90年代后期开始,水文化研究建立了自己的学术阵地,包括水利部政研会和水利部文明办主办的《中国水文化》,水利部松辽委主办的《水文化》,《河海大学学报》(社科版)、《华北水利水电学院学报》(社科版)、《治淮》杂志、《水利水电思想政治工作研究》、《水利史志专刊》、《中国水利》等都开辟了“水文化”专栏。此外,中国水利政研网还开辟了水文化栏目,各大流域机构、各地水利部门、河海大学等也相继建立了水文化网站或网页。

就理论著述来看,一是编写出版了一大批水文化研究著作,如顾浩的《中国治水史鉴》、李宗新的《水文化初探》、《漫淡中华水文化》、《水文化文稿》、《中华水文化概论》,靳怀堾的《中华文化与水》,张耀南、吴铭能的《水文化》,郑国铨的《水文化》,冉连起的《北京水文化丛书·水和北京》,董文虎的《泰州市水文化研究与实践》等;二是编辑出版了许多水文化研究文集,如水利部的《水文化论文集》、淮河水利委员会的《水文化文辑》、黑龙江省水利厅的《水文化与水科学》、四川省水利厅的《四川水文化》、山西省水利文协的《笔谈水文化》等。

就学术论文来看,发表了数以千计的水文化研究的理论文章,如李宗新的《老子的水哲学思想》、《试论治水新思路与中国水文化的创新》、《再探中华水文化》,李昌凡的《开展水文化研究,加强水文化建设》,尉天骄的《水在文学中的审美意义》、《水文化理论研究的方法论问题》,袁志明的《水文化的理论探讨》、周小华的《水文化研究的现代视野》、张中旺、白华云的《汉江水文化探讨》、赵武京的《淮河呼唤水文化,社会呼唤水文化》等。

水文化研究的收获还体现在物化成果上。近年来,各地政府越来越重视对水文化理念以及水文化研究成果的吸收,从弘扬传统水文化的角度兴建了一批水文化博物馆、展览馆、水文化广场、主题公园以及雕塑景观等。如京杭运河博物馆、扬州水文化博物馆、都江堰水文化广场等相继建成;天津海河文化带的建设、浙江绍兴沿护城河的文化广场和文化带建设、南京秦淮河风光带建设、江苏泰州市区水环境建设都融入了水文化的丰富内涵,大大提高了水利工程的文化品位,成为社会环境中引人注目的亮点。

2、水文化研究与教育存在的不足

总结20年来的水文化研究,尽管取得了巨大进展,但是相对于实现人水和谐的目标,呈现出三个方面的不足:

(1)具有明显的“个体耕作”性质

目前,从事水文化研究的学者多是凭借个人的思想敏锐和人文情怀自发的进行研究,类似于农业生产的个体耕作,在联合作战方面尚有欠缺,集成研究有待提高。目前全国有许多单位和个人从事水文化研究,仅就水利部而言,中国水利学会、中国水利教育学会、中国水利思想政治工作研究会、精神文明建设办公室和中国水利文协都在水文化研究和水文化建设方面做了很多工作。各方面关注水文化是一件好事,但是力量分散,资源分散,不利水文化研究和建设的进一步发展。

(2)未能形成有机整体性

一方面,就水文化研究本身而言,在研究方向、研究内容、研究方法等方面还缺少整体性规划,需要在更高层面上进行统一的规划和协调。另一方面,从水文化研究与各领域的结合来看,水文化研究是一项系统工程,涉及社会学、哲学、历史学、建筑学、美学、园林绿化、文物考证等众多领域,目前,水文化研究在充分利用广泛的社会力量共同参与研究方面还存在明显不足。

(3)成果的应用性有待加强

主要是指水文化研究较多停留于理论研究层面,而在研究成果的普及应用方面,特别是在水文化研究成果的教育引导方面还不够,水文化研究需与水文化教育同步进行。

依据目前水文化研究的现状和存在的问题,我们认为,未来水文化研究发展应朝着三个方面努力:一是水文化研究要走集成研究的道路,二是水文化研究要走学科建设的道路,三是水文化研究要走普及应用的道路。

三、水文化研究与教育必须双轮驱动

研究是基础,有了研究才有教育的内容,而有了教育,研究才能更多地发挥社会作用,产生文化的辐射力。在水问题越来越受到重视的今天,我们要创新水文化的研究,同时还要做好水文化的教育和传播,加强二者的融合,这既是生态文明、和谐社会建设的重要内容,也是我国现代水利发展的迫切需要。做好水文化的双轮驱动工作,可以从以下两个方面入手:

1、开掘水文化研究的深度

优秀的水文化在解决水问题过程中占有特殊地位,它具有感召、凝聚、约束、导向作用,从而保证水利事业的可持续发展。为进一步推动水文化研究与教育的发展,应当从理论和实践两方面追求丰富和深化。

(1)将政府主导性和公众参与性相结合

水利是利国利民的事业,水文化研究具有明显的社会公益性。任何公益性的研究应当由政府来主导。目前,水文化研究的政府主导作用已经初步显现,但从全国来看,仍然是个体的自发行为较多,而群体性的有组织的研究较少。要促进和发展水文化研究,应当坚持走以政府为主导的道路,增加投入、转换机制、增强活力、改善服务,最大限度地发挥公益性事业的社会效益,一是要进一步加大水文化研究的投入,设立专门的研究基金,这是推动水文化研究的根本保证;二是要探索和建立水文化研究“以钱养事”的公益性新机制,发展水文化产业、提水高文化竞争力,这是推进水文化研究的动力。三是要整合资源,将分散有限的资源组织起来,形成合力,这是推动水文化研究的必要手段;四是要制定政策,引导和激励有条件的单位、部门、个人来开展水文化研究,这是繁荣水文化研究的重要措施。

(2)将学术研究和学科平台建设相结合

学术研究是推动学科建设发展的原动力。从当前水文化研究状况来看,学术人才不断涌现,学术成果层出不穷,为建立水文化学科平台打下了坚实的基础。建设水文化的学科平台,一是要聚集专门的学科建设力量,形成一支专业化的学术研究队伍;二是要研究和探索水文化研究的人才培养目标与人才培养方案,三是建立起不同层次的人才培养体系;四是要建设课程体系和实践教学体系;五是要借助其他学科尤其是文学与社会学来建设水文化学科平台。河海大学以水利为特色,开展水文化学科平台建设责无旁贷,我们不但有水利工程方面的学科,还有文学、社会学、经济学、管理学等相关的学科,已经开办了水文化研究工程硕士班,建立了水文化研究硕士点,正在组建水文化研究所,这在全国高校中是首开先河。在开展水文化学科平台建设方面,河海大学已经做好了充分准备,并将付诸实施。我们有理由相信,学科平台的建设必将进一步推动水文化研究的拓展。

(3)将整体性推动与重点性研究相结合

水文化内容博大精深,构成一个庞大的文化体系。水文化研究是一项复杂的系统工作。要做好这个工作,既要注重全行业、全社会的整体推动,又要根据当前国家和水利行业发展有重点的突破。就目前来看,一是要开展水文化内涵的创新,同时根据水实践活动情况进行内容上的重点创新;二是既要在水行业内开展重点研究,又要大力向全社会拓展,使水文化走向社会,深入到民众的心灵;三是既要进行面上的引导,又要有重点地培育在国内,乃至国际有影响的水文化研究机构;四是既要开展水文化研究方式的创新,又要强化目前比较薄弱的水文化宣传方式,进一步增强水文化在学术界的影响,吸引更多人才加入水文化研究队伍中来。

(4)将学术研究成果与实践应用相结合

任何科学研究的目的都是为了更好地认识世界、改造世界,以推动社会的不断进步和发展。人文科学的研究,更是人类认识世界、改造世界和完善自身的强大思想武器,是推动历史发展、社会进步和人类文明的巨大精神力量。开展水文化研究,应当把科学技术、研究成果转化成实际运用和生产能力,转化为认识水问题、改善水问题、完善水体系的思想武器。与此同时,水利工作的实践也会成为推动水文化研究的强劲动力。加强水文化学术研究与实践应用的结合,一是要在水利工程建设中引入水文化建设,增加文化含量,提升文化品位,体现以人为本的科学发展的治水新思路;二是要将理论成果应用到水利工作的设计,规划、施工和管理等方面,大力提高水利工作的文化素质和文化品位;三是要让研究成果为创造水工程、水企业的文化品牌服务,为水利行业职工提供精神粮食和思想支柱;四是要使研究成果惠及全社会,使人们养成节水、爱水、护水的思想,形成良好的水行为习惯。

2、拓展水文化教育的广度

开展水文化研究,进行水文化建设,目的之一是要从水文化精神财富宝库中探询和发现规律,帮助人们提高对水的战略地位的认识,促进全社会水意识的觉醒和提升。这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教育,它是人们形成正确的水文化思想,养成良好水文化行为的重要途径。

(1)水文化教育应当在大学生中普及

大学教育的重要内容之一,是文化传统和人文精神的教育。大学生是国家的栋梁,民族的希望,应当在他们中间普及水文化知识,促进他们了解和熟知水文化,这将有助于他们树立正确的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培养良好的审美情趣。河海大学是一所以水利为特色的高校,在学生开展水文化教育,帮助他们树立“奉献、求实、负责”的水利精神,是充分利用水文化资源培育人、塑造人、提升人的精神境界的一种重要形式。我们已经编辑出版了水文化教育系列丛书,同时还将开设水文化系列选修课,建立水文化创新实验室,建设华夏水文明展览馆、百米水利故事浮雕、水文化主景广场,丰富水文化网站,开展水文化暑期社会实践活动、水文化创新思维活动,成立相关学生社团,通过这些措施,在全校营造良好的水文化氛围。

(2)水文化教育应当在水利行业推向深入

水利精神是水文化的重要内容,研究水文化要弘扬高尚的水利精神,在水利行业形成盛大的凝聚力和向心力,为发展我国水利事业多作贡献;并进一步影响全社会,让更多的人关心、支持水利事业发展。当前,在实现从传统水利向现代水利、工程水利向资源水利和可持续发展水利的转变过程中,水利工作面临着许多新情况、新问题与新挑战。水利工程、水利企业如何提高文化品位即是面对的课题之一。要解决好这一课题,水利人必须加强自身学习,努力提高文化素养,增强做好新时期水利工作的能力。这不但需要水利职工具备较强的水利业务知识,更需要具备水文化相关知识,努力使自己由业务精通的“水利人”变为博学多专的“文化人”。在全行业开展水文化教育,不仅可以了解行业内的文化和历史,提升水利职工的水文化素质,有利于水利职工适应当前部门的职能的转型,还可以把水文化研究成果与水利实践紧密结合起来,在不断实践、不断摸索的基础上,及时总结经验,推动水利工作不断上升到更高的层次。

(3)水文化教育应当在全社会推开

水文化具有广泛的社会性,水文化宣传教育,对于增强全社会的亲水、爱水的意识,转变用水观念,建设人水和谐美好社会,都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和深远的历史意义。因此,应在全社会开展水文化教育,设立中国水文化节,举办水文化论坛,开展各种为群众喜闻乐见、丰富多彩的水文化教育活动,使水文化家喻户晓,深入人心。从一定意义上说,中国水文化更加繁荣之时,也就是中国水利事业更加昌盛之日。

同志们,创新是水文化研究和发展的力量源泉。在条件愈发成熟,人才不断涌现,领域持续拓宽的基础上,我们要进一步加强水文化建设,重视水文化教育,强化水文化创新,丰富水文化交流,在全社会树立起一面鲜艳的“水文化”旗帜,激励人们为发展先进文化,促进和谐社会的建设而努力奋斗。我们相信,随着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文化的进一步发展和繁荣,作为中国传统文化重要组成部分的中华水文化,必将迎来丰硕的收获。

《老子》说:“上善若水”!我们从事水文化研究和教育,是有益于人民、有益于社会的光荣事业。愿我们的事业像滚滚江河永远奔腾向前。



[1]郑大俊(1950——),男,湖北荆门人,教授,从事高等教育理论及水文化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