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中国水文化官方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文艺 > 散文阅读 >

背影

    夕阳晚霞拂面,断面上金色的黄河水波光粼粼,包头水文站职工正在进行最后3个测点的测深、测速和最后一条垂线的取样,对讲机那头站房内的年轻职工赵凝一丝不苟的记录和输入最后的数据,开河后的第三次测流即将完成。
    夜幕从东半边天弥漫开来,负责控制搅关和智能数字记录仪的职工小白坐在返程的测船甲板上,他顺利完成了今天的测流工作,开心溢于言表,同船的张瑞峰副站长和孟宇华师傅也表现出开河以来少有的轻松感。“不需加测,可以回来了”赵凝在完成了流量记录和整理后对船上的职工们说,船速在舵手张瑞锋的操作下又增加了些许,迎着涛涛黄河水和温冷的西北风,向码头驶去。小白回望右岸断面水深较浅的河道,似乎看到了河面上站着一个姿势特别的人影子,思绪回到了临近开河的那次令人印象深刻的冰期流量测验。
    3月9日,冰厚在加速削减,水位在不断抬升,刺骨的西北风考验着包头站每位职工的耐力,已经进入开河关键期,王瑞君站长要求加密流量测次,控制好流量转折变化。下午,凌冽的寒风没有丝毫休憩的意思,职工们按照分工,即刻整理好测验工具,穿戴齐全测验装备,开始测流。“可以出发!”副站长高佳和职工李昕将吊箱升至安全高度后说,职工白昀生在操控室根据指令认真的控制着吊厢的启停。水位升的很快,但是测验准确度一定要保证,按照规定的测验要求,高佳和职工李昕一条一条垂线认真测流。
    断面两侧岸冰已经完全化开,但河道中间仍有一块巨大的冰盖。冰面上两个月前初开的冰孔还隐约可见,这次测验的难点在于吊厢上需要先破开断面上的6个冰孔,才能顺利将流速仪下入水中,测验工作因为打冰而举步维艰。开河期的断面冰情复杂,就连经验丰富的老职工也必须谨慎操作。高佳用钢钳反复用力砸冰面,以求得一个能放入铅鱼和流速仪大小的孔洞。冷风吹起冰面上附着的碎冰和雪花,让操控室里的职工小白远望吊厢的视线变得模糊,到了冰面上的最后一个测点了,他等待着对讲机传来的下一条指令。“好,停吧”对讲机响起,小白熟练的用冻得快失去知觉的手有节奏的停下吊厢,见那头吊厢缓缓下降,钢钳和测深锤不断的敲击冰面,然后停下,又敲击了一会儿,停下……“高站,是不是有啥事儿?”操控室内的小白感觉事情不对,紧皱眉头的说。远处一个人影的手伸到救生衣上口袋,对讲机响了:“你再往回走走,位置有点偏了”。再次停下后,吊厢上的两个身影探出上半身,勾着头观察冰孔的位置,试探着铅鱼下水的时机。天色渐晚,蓝色的天空变成了藏青色,“还是偏了,前后有点偏”对讲机传来的声音回响在操控室里,工小白感到一丝不安,眼睛直挺挺的盯着吊厢。
    受开河水力因素影响,断面的冰盖整体下移了近半米,原来冰孔的位置已经挪位,若要让铅鱼顺利下到水中,就必须移动吊厢。高佳擦了擦吹到脸上的冰茬,试探着继续降低吊厢的位置。吊厢停在了距离冰面30公分的高度,他拿出量冰尺,全身赴在吊厢冰凉的铁板上,一手紧抓侧面钢架,一手紧握量冰尺末端铁环,用手腕的力量控制方向和角度,精准的量出了冰厚。“15公分,可以下去”凭借经验和技术,他做出了一个关键的决定。随后用安全绳的一头系在吊箱上,另一头系在腰上。
    小白擦去视线前方操控室玻璃上的雾气,隐约看到了正在从吊厢往冰面下的高佳的背影。他矫健的下到冰面,稳稳地扎了个马步,两手分别把住吊厢底侧的左右角,用力向顺河方向用劲,吊厢渐渐发生移动,他时不时探出头左右上下观察,似乎和李昕交流着什么。铅鱼和流速仪逐渐消失于冰面,高佳脚踩着覆盖在近3米深河水的冰面上,纹丝不动,用自己的敦实的身躯控制着吊厢的稳定,倾斜着的吊厢每一秒都在消耗着他的体力。冰期测流,两个测点,每个都需要测够100秒,除去打冰时间,加上控制吊厢和铅鱼升降的时间,整条垂线测完至少需要5分钟。为了能准确的测出这两个点的流速,他就那样站着,而那个背影,也深深的定格在了小白心中。时间不断流逝,高佳的身体也在承受着各种考验,雕塑一样的背影里是一颗对水文事业尽心竭力的心,他稳如泰山,像一个巨人在阻止着从山上滚下的巨石,而山下则是渺小的城市。终于,测验结束,铅鱼和流速仪重新回到小白的视野,疲惫的高佳在李昕的帮助下上了吊厢。
    “轰隆隆!”远处包神铁路桥上驶过列车的轰鸣声打破了包头站测验断面的平静,也打断了坐在测船上的沉浸在思绪中的小白。高佳用实际行动,向年轻职工展示了作为一名水文人的奉献精神,他的背影也会潜移默化的成为小白的背影,成为李昕的背影。不只是高佳,2018年开河期包头水文站每位职工都在平凡而又伟大的工作中书写着辉煌。王瑞君站长在飞溅的泥点中用高压水枪冲洗了码头近4个小时的背影、副站长张瑞峰在测船下水时使出全身力气推扶的背影、张瑞锋和孟宇华师傅在探照灯的照射下连夜测流的背影......正是无数工作在基层一线的水文职工无私默默的奉献,才有了百害黄河开河期的安澜稳定。
    2018年包头水文站的开河期比2017年来的晚了一些,但春天却来的更早了一些!














相关热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