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水文化官方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文艺 > 散文阅读 >

我与水文大院

小时候,我印象里的院子就是外公工作的地方,大大的铁门,干净的场地,在满院桂花盛开的季节,躺在床上闻到的扑鼻芳香。

后来跟妈妈在景德镇生活,水文局的大楼被郁郁葱葱的树木与养满鲤鱼的水池环抱,仿佛一个温暖的窝。1997年底,院子里一排破旧的平房被贴着蓝白相间瓷砖的漂亮七层宿舍楼代替,泥巴地变成了水泥路,花匠将树木修剪出各种形状,新建宿舍楼外墙上灵动的水文标识让我喜欢不已。

犹记得在大院里的快乐时光。小小的我和院里的伙伴们撒丫子疯跑,抓虫子,过家家,把“精心挑拣”出来的树叶用石头切碎,就是过家家的美味佳肴。等到天昏,下班的铃声响起,妈妈便会牵着我小手回家,到家便会看到外婆给我做的一桌好菜。

那时候,我并不知道水文究竟是干嘛的,只知道1998年洪水的时候,妈妈就在对面办公楼上班,近在咫尺,却几天没回家。浑黄的洪水浸过了一楼,就像院子里的办公楼和宿舍楼之间有道天河。我趴在窗户口,看着对面办公楼里的通宵达旦不灭的灯光,听着对面办公楼里叮铃铃不间断的电话铃声。

大学毕业,报考了水文公务员岗,很幸运,如愿以偿进了水文,分到了梅港水文站,站长开着皮卡把我和两位入职的伙伴从上饶局接了过来。路上,汽车驶过一程又一程,停在了一个似曾相识的院子里。熟悉的是那蓝白相间的楼房和水文标志,让我不觉身在异乡,不同的是放眼望去的一条大河、院子里的观测场和小小的自记井房。

站在梅港水文站的院子里,听河面上不时传来打鱼人的嘈杂声和船行的突突声,脸上有微凉河风的拂过。我想,水文与院子这两个词大概会一直伴随着我以后的生活,扎根于我的记忆,融入我的骨血。

那蓝白相间的楼房,那熟悉的小院子,就是我心中的家啊!

相关热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