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水文化官方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文艺 > 诗歌鉴赏 >

雪山与人(组诗)

 

征 服

 

“它是尚未被人类征服的一座雪山……”

 

一只苍鹰绷紧了翅翼,向着雪山滑翔

 

一群游弋的云朵,白得没心没肺

而冰川银亮如刀,一颗尘埃正在打滑

 

扇子陡*微微的抖了抖。海拔不增亦不减

 

有谁察觉到,那些失去重力的羽毛

和一条丢失边界的动词

尾巴

 

*注:扇子陡为玉龙雪山主峰,海拔5596米。从某个角度看,像一把展开的白绫折扇。

 

在雪山下

 

“我在雪山脚下——”

第一条短信  

给他

 

“噢,很好。我在开会!”他这样回复

 

我迟疑许久  

摁下六个小点

九点一刻 一个在会上俯视的人,看不见

一个在雪山下仰望的人

 

冰 川

 

家住边境上一条江边;

游历过南北方的大小湖泊;不曾远渡重洋

偶尔观沧海,倾听黄海与渤海对击的声浪

以水文为职业,行走山川。

我以为,那些咸咸淡淡

清清浊浊的水……

 

就是命运的全部

 

或静止,或激荡,或百转千回

或静水流深,或一泻千里,或浩淼无边

 

为何,从未聆听冰川内巨大的回响,

从远方不断抵达的

亿万年,还在路上的鼓点

这永不止息的轮回,我

 

有幸为其中一滴水

 

以雪,以霜,以雾,以云,

以露,以冰,以水蒸汽

以不可或缺的一个符点,汇合在一部悲欣交集的交响曲中

 

何必为部分生活而哭泣,

君不见,全部人生都催人泪下

 

掌 纹

 

站在雪线附近,我看见了神

伸出的手臂——

 

TA掌心向下,就有了水、火、土

掌心向上,风、雷、电便呼啸而至

 

现在,TA递给我一张中年的底片

早年盛开的蔷薇,再无法冲洗出浓郁的色彩

而剔不出的骨刺,已经疯长

硌得我生疼  

因为疼,我终于学会了爱——

 

爱上流失了钙质的骨头,即将枯竭的经血

也爱上草原与沙漠,极地与赤道

爱上冰川、火山、地震、龙卷风

和所有令人惊恐的无法躲避的命运

 

犹如爱上我猜不出的冰川年轮

这神秘的神的掌纹

 

冰川一再后退

 

我和他们都是赤足者。踩着铁褐色石灰岩

以勇敢、向上、征服,最热烈的激情

以及爱、景仰、膜拜,朝圣者般的步态

 

冰川一再后退……

风暴在大海的另一面发育

 

一只鸟掉进倾斜的漩涡

一个人缺氧

一只老虎仍在高歌

一只瘦骨嶙峋的手,悄悄拉起桅杆——

她是女神。也是女巫

她给予不多的祝福,剩下的全是诅咒

我们抱紧自己,前赴后继

沿着一寸一寸抬升的雪线……

 

后来,我们一起分食一根鱼骨,舔舐一颗盐粒

天空飘扬着最后的警戒线。后来

我们声带黯哑

流不出一滴眼泪

 

而现在,一枚五趾清晰的足印

装裱在某个博物馆的化石里

 

雪山蕨

 

好吧,让我忽略土壤,忽略空气,

忽略温度和海拔

甚至阳光,和白雪。但我无法抛弃你

 

不带你离开岩隙,不带你离开高寒

不带你离开这磅礴的却又贫瘠的母体

不带你离开幼小的孤单

 

我不能剪断纤细的脐带

每一根绒毛,拼了命的呼吸、说话、咳嗽、啼哭

你尚年幼,却已古老

我才见到你,却仿佛认得很久了

 

而我将要离开。请让我留下影子疼爱你

就像疼爱与我同吸一对母乳的,双胞胎妹妹

 
相关热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