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水文化官方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文艺 > 诗歌鉴赏 >

京石段工程的那些事儿(报告文学)

南水北调京石段工程南起河北省石家庄,北至北京团城湖,是结合向北京应急供水优先安排的工程。307公里,对于全线绵延1277公里的南水北调中线干线工程来说,只是不到1/4的短长。然而,为了它,南水北调中线建设者五年间倾注了无数心血;为了它,王快、岗南、黄壁庄、安各庄四路雄兵,解燃眉之急,立擎天保驾之功。且听我讲述京石段工程那些感人之事——

一、规划,历史的必然

  水总是一座城市生机的源泉,溯古探今,莫不如是。几千年来,人类逐水而居,居久则聚,而有村,始及易物,城市乃生,最后有国。天道有常,世界古文明的五大发源地、烁古耀今的历史名城,无一不傍水而兴。

  北京,作为首善之地,水的重要性更是不言而喻。然而,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污水肆意排放、水资源过度开发和不合理利用等一系列问题接踵而来,加剧了我国的水资源短缺、水环境破坏和水生态恶化。如今的中国正面临水资源严重短缺的困境,缺水总量达536亿立方米!

  北方黄淮海地区是当代中国水资源承载能力与经济社会发展矛盾最为突出的地区。这一地区的总人口、国内生产总值均约占全国的35%。但水资源量占全国总量的7.2%,人均水资源量仅有450立方米,只占全国人均水平的22%。其中,海河流域人均水资源量仅为272立方米,不到全国人均水平的1/8,是我国水资源最为短缺的地区。

  1952年10月30日,毛泽东在河南视察,登临邙山后,眺望滔滔黄河,指点谈笑间,浪漫却不无严肃地问询身边的水利专家:“南方水多,北方水少,如有可能,借一点水来也是可以的吧?”

  自此,经过历届领袖决策,凝聚几代水利人心血,伴随着共和国跌宕起伏的步履逶迤而行的伟大工程,终于在2002年12月27日踏上了成真之旅。南水北调——世界调水工程史上的奇迹跃身人前。

  2003年12月30日,临近阳历新年,又恰逢癸未年农历腊八。永定河倒虹吸和滹沱河倒虹吸工程同时开工建设,标志着南水北调中线干线工程由规划设计阶段转入实施阶段,也标志着京石段应急供水工程战役敲响了战鼓。

  广阔苍茫的燕赵大地上,一场看不到硝烟的战役在五年的峥嵘岁月中悄然上演:三渡槽横空跃马,七隧洞铁骨钻山,十七倒虹吸穿河暗渡,一百四十里暗涵隐身而行,四百里明渠蜿蜒疾驰……

二、建设,“嫡长子”的成长之路

  中线建管局是南水北调中线干线工程的项目法人,负责中线工程的建设和管理。作为中线工程优先安排的京石段工程,其具体建设模式分为中线建管局直管、代建、委托三种,其中负责漕河片以及惠南庄泵站建设任务的漕河建管部和惠南庄建管部是中线建管局名副其实的“嫡系部队”。

  成立于2004年11月的漕河建管部,是中线建管局2004年7月成立以后组建的第一个直管项目建设管理部。

  “在工程建设的五年时间里,中线建管局上至局领导下至普通员工,心里想的,眼里看的,嘴里说的多是京石段。”

  说这句话的“老人儿”是现今南水北调中线建管局河北建管部工程管理一处的副处长,名字叫做周吉顺。

  “漕河建管部当时负责的工程任务是什么?”

  “漕河片工程建设项目跨越保定地区的满城、徐水、顺平及石家庄地区的新乐,战线长40多公里,途经30个村庄,参建单位20余家,工程投资规模近15亿元。”

  “那漕河片工程除了是中线建管局‘嫡系部队’掌管的‘家业’之外,还有什么值得人注目的吗?”

  “当然有,最引人注目的就是漕河渡槽了,它是南水北调中线干线上的一项关键控制性工程,全长2300米,最大架高23米,就是到现在也堪称我国渡槽建设史上之最。另外,在那个时候,中线建管局刚刚成立,急需在工程的实战中,实践建设管理体制,检验理念,积累经验,树立品牌。所以,那几年我们肩上的担子不轻啊!”

  “您的印象里,在具体的工程建设中,遇到的最大的困难是什么呢?”

  “最主要的还是地方干扰吧。说实话,刚开工那两年,附近村镇的老百姓对我们的工程不是很理解,阻工事件常有发生。特别是涉及到征迁赔款的问题,更是难缠,有时候一来一个村,有时候是病弱村民代表来哭闹,你是说不得碰不得,轻不得重不得,他们一来就得停工啊!眼瞅着工程进度就因为这些事儿一天天往后拖,我们都着急啊!”虽然时隔多年,然而说到这里,周吉顺紧锁了眉头,仿佛又回到了那些焦急无奈的日子。“我当时就负责协调征迁,可真是没少给老百姓做思想工作。不过后来,工程建设过程中为附近老百姓提供了很多就业机会,我们的宣传工作又跟了上去,大家明白了南水北调的重要性,也从中得到了实惠,矛盾就逐渐解决了,咱们河北老乡还是很识大体,通情达理的。”这个豁达的汉子,用爽朗欣慰的笑声为这个问题做了了结。

  “在那几年,最令您难忘的是什么呢?”

  “是‘漕河精神’!”只片刻,他就给出了我答案。“那几年,我们可以说是筚路蓝缕,以启山林,社会上很多人对我们有误会啊,他们总觉得你们南水北调是国家级的大工程啊,成百上千个亿的国家投资攥在手里,中线建管局肯定有钱啊,这还不舒舒服服就把活儿干了,把自己也养肥了?”周吉顺苦笑了一下,“只有我们自己知道,漕河建管部的这些人是在什么环境里把这场‘首战’拿下的!”

  “照着我们河北建管部内部的通用说法,可以用‘五年爬三个坡’来形容漕河建管部的坎坷历程。一个是技术业务的坡,从过去搞单一施工到抓工程建设全面管理。另一个是安于孤独枯燥的环境。最后就是经受住了复杂的周边环境考验,实现了无障碍施工。”

  “那五年,建管部一直驻守在一个村庄里。说是靠着满城县,其实连县城的边儿都不算。我们租了当地老乡的一个不算太大的院子,几十号人吃住都在里面。因为工程进度紧张,大家基本上没有什么假期,年节都在这个院子里过。说我们钱多,可是房东时不时用停电逼迫涨房租、涨水电费,我们都不敢也不能应啊!大三伏天,你在工地跑了一天,晚上回来,连个热水澡也洗不了,但我们仍然按合同办事,建管部的钱都是国家拨的建管费,可不是大风刮来的!”较真儿的周吉顺回忆到这里,言语掷地有声。

  “可能有人不相信,说你们这是图什么?这就得返回头来说我们的漕河精神。”周吉顺不无得意地一笑,“这个精神的核心就是‘团结务实、高效廉洁’,没有人刻意喊什么口号,它的形成完全是漕河人出于对南水北调事业的热爱与激情!”

  不同于漕河建管部的所辖甚广,成立于2005年3月的惠南庄建管部,在京石段工程建设期间建起的这座泵站的意义却非同凡响。位于北京市房山区大石窝镇的惠南庄泵站,是南水北调中线总干渠上唯一的一座大型加压泵站,也是北京段实现小流量自流、大流量加压输水的关键性建筑物,称得上南水进京的咽喉所在,这些生命的补给在经明渠、过暗涵后,都要被这处要塞“吞咽”去实现自身的价值。“2008年4月,惠南庄泵站小流量通水项目全部完成,自此具备了向北京应急供水的能力。2011年5月泵站主体工程通过合同验收。”中线建管局工程建设部工程验收办公室处长边秋璞介绍说。

  相较于中线干线上其他工程涵盖专业的单一,涉及金属结构、电气设备、水泵等诸多专业的惠南庄泵站相当于一个小型水电站。值得一提的是,泵站采用的电气设备与水泵都采用国际招标,中标的瑞士ABB公司和奥地利安德里兹公司,都可谓是全球同行业中的佼佼者。其中安德里兹公司更是专门为惠南庄泵站定制了卧式离心泵,开创了国内先河。

  除此之外,惠南庄泵站的前池施工技术,也一直被人津津乐道。“前池是泵站主体工程的重要构成部分,从北拒马河暗涵过来的水都要从这里进入旁通管或者水泵机组,然后输送进PCCP管道,因此它也是小流量通水项目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现任惠南庄建管部综合处处长的梁宇是“庄上”的第一批员工,对于前池工程他如此介绍,“在前池的施工中面临的最大难题就是大体积混凝土浇筑。这项施工技术在全北京的应用也只有三处,分别是我们和央视新址、首都机场T3航站楼。面对这一难题,经过研讨,我们决定改变传统的施工工艺,采用膨胀混凝土布置超长结构设计和无缝连续施工技术。为了达到预期效果,项目部在正式施工前进行了多次试验。回想那段时间,经历最多的就是加班和失败,不过还好,这个难题最终还是被我们拿下了!” 梁宇说得平实,笑得自豪。

三、通水,幕后英雄的史诗

  人民日报北京5月8日电 (记者顾仲阳)记者从国务院南水北调办公室获悉:截至8日早8时,南水北调中线京石段应急供水工程向北京调水总量已达10.15亿立方米,有效缓解了北京水资源短缺状况,保障了首都的供水安全。

  这条新闻未必会受到每一个北京人的关注,然而不管看或不看,知或不知,在你身体中的一部分水分,在你日常接触的每一个行业,在你周围的每一处绿地、每一朵鲜花,南水北调京石段工程的效益与贡献已随风潜来,细润无声地摆在了那里。南水北调人的奉献与牺牲不会被抹灭。

  2008年9月,蒸腾的暑气还未消散,中国人圆梦百年奥运的激情仍在持续,另一个世纪梦想也曙光初露。无数人的坚守,无数人的付出,无数人的努力,从半个多世纪前那个惊才绝艳的构想开始,伴随着希望的生命甘泉终于在南水北调京石段工程的怀抱中缓缓流淌入京。

  截至2012年7月31日,30余个月,900多个日日夜夜,11.24亿立方米水润泽京城……我们饮水可问过源头?可知道这些水中蕴含着怎样的艰辛?

 ◆李耀忠的三次通水经

  李耀忠,中线建管局河北建管部副部长,作为南水北调的“老人儿”,作为京石段从无到有,直至发挥效益的亲历者与见证者,作为京石段三次通水的探索者与执行者,李耀忠的通水经滔滔不绝。

  “三次通水,面临的环境和情况都不一样,我们只能根据实际情况,不断摸索,不断适应。”

  “第一次通水时,京石段工程还处于后期施工阶段,当时都是由施工单位一手建设一手管理,我们主要负责的只有漕河片的40多公里。虽然战线不算太长,但那时候没经验啊,而且很多建设工作的尾巴也拖不得,我们就这几个人负责通水的运行管理,假期就别提了,哪天能睡个囫囵觉我都觉得自己赚了。”

  “第二次通水的时候,我们要负责的是河北境内227.39公里渠段的运行管理。任务量是第一次的5倍多啊!说压力不大,那是骗人吹牛,但是好在这两次通水之间的间隔比较长,我们比较快地转变了角色定位,未雨绸缪,结合第一次通水时积累下的经验,做了比较充分的准备。”

  “首先是体制上,经国务院南水北调办公室批复,京石段运行管理模式为项目法人直接管理,设三级管理机构。2009年9月,中线建管局将漕河建管部正式更名为河北建管部,并在工程沿线按行政区成立了石家庄、新乐、定州、唐县、顺平、保定、易县和涞涿等8个三级管理处。其次是招兵买马,引进人才,每个三级管理处都配备了6个人,大部分都是80后大学生,并在通水前的半年内对他们进行了多次上岗培训。”李耀忠停下来喝了口茶说,“其实对于庞杂的工作量来说,每个处6个人,是远远不够的,但是我们的这批新鲜血液基本素质高,工作态度好,他们不但承担起了二次通水的重任,也在实践中飞速成长,其中的一些人现在已经是业务骨干、储备干部了。我们这些‘老人儿’啊,看到后继有人,嘿!真是高兴!”满意和欣慰充盈了他的眼里。

  “大部分人可能觉得有一有二再有三的时候,总该水到渠成、游刃有余了吧。实际的情况是,我们有更高的目标。这次通水前,中线建管局制订了两条原则,一是闸站操作和工程巡视等关键岗位人员自有化,二是运行调度由局调向分调转变。基于这两条,沿线8个三级管理处的人员又得到了补充,现在每个处已达到15人左右,但是即使如此,因为承担的工作量确实太大,大家都还是在超负荷的运转。”

  “可以说经过这第三次通水,我们的管理也由试运行转入了常态化。”

 ◆刘西永的六本日记

  这个1983年出生的小伙子,是在2009年二次通水前被招聘进河北建管部的,一直工作在京石段运行管理的一线——保定管理处。虽然年纪不大,但是思维清晰、处事周详。

  采访过程中,涉及到通水期处理溺亡事件的实例,河北建管部领导向我提起了一件处理果断完善的实例,经手人正是刘西永。因为时间几乎已经过去一年,严谨的刘西永请我稍等,自己打开文件柜,搬出了一摞笔记本。按照时间检索查阅,片刻后,他找到了事件的详细记录:

  2011年7月20日,阴转大雨。

  傍晚,我和同事马骏去闸站检查工作,我却在雨中发现了前天翻越护栏后落水失踪的少年。令人悲伤而惋惜的是,那已经是一具浮在水面的尸体。“哎!真是太可惜了,”我禁不住替他的父母感到难受。

  很快,各路人马齐聚在渠道边,我们配合协助消防人员将少年打捞上岸,随即将事件移交给地方。这个时候我看了看表,从发现到所有人员离场,刚过了45分钟,万幸没有耽搁通水运行。

  每个生命都那么宝贵,真希望以后这样的事情少出一点儿。

  “那次可以说是我第一次接触尸体,还是一个少年溺亡被水泡涨的尸体。有害怕,有惋惜,之后很长一段时间心里都不舒服。但是当时真是没有时间犹豫,想的只是要尽快把事情解决,千万别因此耽误通水运行。”

  文笔流畅、生动,字迹清晰、有力,几乎让人身临其境。一边听着他的叙述,我一边翻阅着这些日记。在南水北调工作不到三年,记下满满六大本的工作笔记,虽然字数有多有少,内容却没有敷衍,最司空见惯的16开黑皮笔记本,最难能可贵的细致用心。对于他身上迥异于“80后”的独特气质,我想我找到了答案。

  “我觉得这是一种工作态度,我习惯在每天空余时学习些新知识,在临睡前对过去的一天做个总结,对下一天做个提醒。但是平时工作实在太忙,很少有正经时间好好坐下来写点儿东西,你看我真有长篇大论的时候肯定是那天碰巧不太紧张。”

  “做什么工作就得做好!年轻人对事业得有热情,不能敷衍。今天你应付了工作,明天收成就会应付你。虽然忙,虽然累,但是我觉得值得,在我看来,这三年的收获、成长大于付出。”

  这六本日记记录了刘西永三年的成长,也体现了一线运管人员对于工作认真、务实的态度。

四、效益,调水沿途的声音

  见到冯军旗,正是我“夜探”漕河之时。

  当时他正骑着摩托车巡查。虽已是五月天,但山里的夜凉寒,况且还在下雨,再看冯军旗,穿得可不少,腿上还缠着护膝,看来很清楚当地的气候。

  “俺就是旁边荆山村儿里的”,果然,他带着浓浓的保定乡音开口和我们聊了起来,“是保定金潭水利服务公司的。”我之前已听李耀忠介绍过,目前通水运行中一些非关键岗位的工作主要还是依靠运行服务单位来完成的,冯军旗口中的保定金潭水利服务公司就是其中之一。

  “前年俺才开始在这渡槽上班儿,可是在这之前的几年,就是咱这片儿工程建的时候,俺就给咱们南水北调干活儿啦。也算个‘老革命’啦。”冯军旗满是自豪地笑着。

  “一千二。”被问起收入,他大大方方地说出“不是很多呗,但我都40多了,能有这么个工作很不赖了,白天我再干点儿别的,也就够了。”说着,有些情绪从他眼角露出,“要说啊,咱南水北调可是给附近的老百姓供给了好多活儿,俺们都挺感激的,都想着要把工作干好。”

  他的朴实感染了我们,话题继续着。

  “要说咱这个工程就是好啊。”他笑着接过同事递过去的烟,“可不是因为当着你们才这么说,虽然这个水是到北京的,但是咱们这些个路过的地方也很受益啊。能给老百姓活儿干就不说了,自从通了水,咱这一片儿的环境都跟着好了。”

  “满城这地方虽然有山,但是都用来采了石子,以前啊,看不见多少绿色,一刮风都是沙子、土。自从通了水,这渠道两边儿都是草甸子,花儿草儿啊可多了,渠道里还有鱼有野鸭子什么的,都成一景儿了。”

  京石段只是南水北调中线干线工程的一段,但是它也是南水北调工程建设、运行的一个缩影。我今天讲述的只是千千万万南水北调一线建设者中的几个,但是他们身上闪耀的是南水北调精神。跬步千里,小流江海,正是每一个看似平凡的付出奉献,延续了八百年国都的气派威严,成全了两千万人口的所需所急,也带给了沿途无限风光收益。

  大善京石,希望这些诉之我口的故事,可以拨动你的心弦。

  2012年8月23日

相关热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