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水文化官方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博览 > 水故事 >

女站长的三个梦

 

 

洪水中的萍乡水文

 

  刘艳,大学时曾在SCI收录期刊上发表过一个课题成果,了解蚊子习性,以此寻找驱蚊效果的化合物。
  但她可能从没想过,自己后来的工作经常与蚊子打交道,除了蚊子还有雨鞋和雨衣,因为这是一名基层水文工作者必须面临的,她更没想过有一天自己邋遢到40多个小时没洗脸、没刷牙、没换衣服……
 

1 公主梦

  和其他女孩儿一样,刘艳也有个公主梦,扎着马尾辫,穿着漂亮的衣服,被爸妈和爱人捧在手心里。
  妈妈对于她来说是个特别的符号,妈妈的伟大不仅仅是生养之恩。每年农历六月初五,她都能清晰地记得这个日子,这天,她都会尽可能抽时间,好好陪妈妈过个生日。
今年的生日,公历时间是7月7日,她和往年一样,早早就计划好了。
  “萍乡站休假人员赶回站测流,立即!”7日清晨,工作群里,站长姚国龙发出通知,语气坚硬。
  马上和站长请了假,他也理解并同意。抬头看着艳阳高照的天气,她犹豫了很久,要不要还是回去站上,万一下雨了呢?还是陪妈妈吃个晚饭再过去?从今年“五一”开始,几乎没有在家好好陪妈妈一个周末,内心很自责。
  “去吧,别影响了工作!”妈妈的支持,终于让她下定了决心,同时平添了一些愧疚。
  “以上是市局‘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主题教育专题读书班和学习研讨的精神,当前我站人员少、事情多,请各位职工一定要加强团结协作,各司其职,共同应对好接下来的降雨过程!”7月8日上午,萍乡水文站会议室,站长姚国龙向全站职工吹响号角。
  “赶紧起来,现在出去测流”,是站长熟悉的声音!刚躺下休息没一会儿,她突然听到门外一阵急促的敲门和命令声。迷迷糊糊看下,才下午一点,窗外倒是下起了雨,打开手机软件,几个监测的站点的水位一路飙升,强降雨来临了。起身,下楼,同站长一道开始往巡测车上搬运测流设备和雨具……
  雨水情的不断升级,刘艳和站上其他同志一起,经历了可能让他们难忘的40个小时。
  据萍乡市权威发布,7月7日1时至7月9日22时,我市全域遭遇百年罕见的大暴雨。此次强降雨是1956年水文站建站以来萍水河最高水位,1954年气象建站以来单次过程降雨量最大。
  10日凌晨1点,萍乡水文站房外,蛙鸣成片。换下难闻的衣服,好好冲了个澡,洗去身体的疲惫,刘艳瞬间觉得轻松不少,小时候困了挨着床就能睡着,现在她却无法入眠。脑海里全是过去两天发生的事情,红色预警、缆道房被围困、站房停电、蚊子和困虫围堵、水位超最高监测范围、测量路上遇洪水绕路、应急队支援……
  有时,在最累最难熬的时候,她经常会想起家中独守的妈妈,会想起小时候妈妈的怀抱,可能此时妈妈也在操心自己女儿,是不是安全,是不是累了。
  她想,不论什么时候,自己一直还是妈妈眼中那位小公主。

 

在城市水文站测量

 

2 警察梦

  可能和其他女孩儿也有不同,刘艳除了有个公主梦,还一直有个警察梦。那是因为家里二爷爷的影响,刘艳和哥哥们都喜欢直接叫他爷爷。
  爷爷当过兵,穿军装的照片,威武、帅气,转业后爷爷又成了一名人民警察,腰杆笔直、剑眉星目。爷爷从小鼓励刘艳和哥哥们努力读书,不负众望,四个孩子有三个先后考上了城里的高中。读高中时,刘艳经常会和哥哥们到爷爷家里去玩,那时候,大家对他桌子上的军用望远镜最感兴趣。小小的她很向往,想象着背着它上战场,查看军情、保家卫国。爷爷还会经常跟他们讲故事,抓坏人、保护好人。那时起,她和其他哥哥们一样,都梦想成为一名警察,希望有一天也能穿上笔挺的制服,惩恶扬善,保护百姓。
  庭院有竹春常在。刘艳家和很多南方农村家庭一样,门前门后种了很多竹子。有次爷爷站在竹林前,问小刘艳,知道为什么竹子是花中四君子吗?刘艳似懂非懂地侧着脑袋听。爷爷说,他很喜欢竹子,因为竹子高风亮节、刚正不阿、淡泊名利,不管是做人还是做事,都应该学习竹子的品质,要像竹子生长一样,敢于克服困难,破土而出。
  觉悟就是更高!以前一直就觉得爷爷和其他人不一样,从那时起,刘艳更加崇拜爷爷了,一直默默将他作为自己的榜样。
  爷爷曾经是家族里唯一一名党员。2007年10月,刚去读大学的刘艳,认真地向党组织递交了入党申请书,她觉得成为一名光荣的共产党员,就是向爷爷看齐,她要和爷爷一样,做一个觉悟高的人,一个对社会有益的人。
  班团支部书记、院学生会女生部副部长,政治过硬、积极要求进步,政审合格……组织对她也很认可,刘艳如愿成为了他们班上第一批党员,同她一批的仅有2人。
  从2010年4月7日起,刘艳成为了8000万的一份子。虽然后来成为不了梦想中的警察,但是能和爷爷拥有共同的身份,她觉得也不错。

 

刘艳(右一)正在给实习生讲解
 

3 初心梦

  很小的时候,刘艳家里有台黑白电视机,平时大人是不让小孩看电视的,但每天晚上七点开始,爸爸都喜欢带着全家一起看新闻联播,那个时候还小,她不懂大家为什么看新闻不看电视剧,而且每次看新闻想说话都被爸爸打断。
  1998年,九江发生了特大洪水,电视里,人民子弟兵一批批车开往一线,装着沙包大卡车一车车推进河中堵水,官兵一排排组成人墙拦水……救人的场景对年幼的她触动很大,有时候她发现新闻里这些的内容也有自己感兴趣的,好像离自己很近。
  后来,伟岸的爸爸离开了,不再有人强求自己看新闻联播。但是她还是会经常准时打开电视,看电视里的新闻,好像爸爸就在身边。2004年的非典、2008年南方雪灾、汶川地震……她想和爸爸分享自己的心得,新闻里不仅有大事重要事,还有很多人间大爱,党员、志愿者主动请缨,去到前线,有的甚至付出了自己的生命。如果爸爸在,一定不会再打断自己了。
  刘艳研究生毕业后,原本有很多机会留在大城市、大公司,但是她还是想回到自己的家乡,奉献这一片热土。通过公务员考试歪打误撞进入了水文行业。不光自己进入了水文,还差点把未婚夫带入了。
  端午节,龙舟竞渡,这个节日,南方的河面总是锣鼓喧天。南方还有一个习俗,要走亲访友,尤其是新结亲的。
  刘艳今年办了一件大事,定了亲事。依乡俗,双方在端午节要互相走访,拜见对方父母,这样可以越走越亲。但是对于水文人来说,每年端午,雨总是如约而来。
  作为副站长,刘艳这次留在站上值班。最不想遇到的暴雨还是来了,测流靠她一个人基本完成不了,又不想其他同事和她一样错过端午,她尝试着问下未婚夫,愿不愿来站上过个节。没想到当即得到了回应,马上改变回家的计划过来帮忙,坐火车、晚点、转公交,从宜春一路辗转,3个多小时才到站上。
  测流设备ADCP、雨具,驱车到萍乡站监测断面、操作ADCP……水流湍急、桥上栏杆又高,第一次参与水文监测还是有点不适应,牵拉ADCP多个来回,大颗的汗珠从额头滚下。“我看图片以为很简单,居然累出汗了,你们的工作真的很辛苦!”,测完时,未婚夫还喘着大气。
  回到站上分析完流量成果,还要继续作业,一人打手电筒,一人测雨量、蒸发量。忙完,他念叨着“饿过头了,感觉都不饿了”……
  要不要换个环境?刘艳也犹豫过,这样就可以好好陪妈妈,好好陪爱人了。但是,如果说仅仅是因为条件艰苦就退缩,爸爸知道会同意吗?
  让远在天堂的爸爸骄傲,让妈妈认可,能像爷爷一样,为社会做更多有益的事情,不就是自己的初心吗?想到这,她豁然了,也更加坚定了。

 

晚上操作缆道
 

  7月12日,省气象局通报又有一轮强降雨,还没休息够的刘艳,和她的同事们又要出发了。
 

相关热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