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中国水文化官方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博览 > 水故事 >

丹江口大坝:十万人生命铸就的丰碑(3)

我们从夏克遥远而清晰的回忆中,不难看出10万民工云集的丹江口,衣、食、住、行将要面临怎样的艰难!

  2

  2005年5月30日午后,丹江口市年轻的副市长黄太进开车带我走上了丹江口大坝,在此之前,他还带我踏访了丹江口市内正在复建的武当山净乐宫工程,浩繁恢宏的净乐宫已在丹江口大坝开始蓄水的1967年沉入江底,丹江口人正在尽全力利用当年抢救出的部分石构件,重建净乐宫;黄太进还领我参观了设在调水源头丹江口市的农夫山泉公司,公司看准了不用处理即可达一类、二类水质的汉水而投资3个亿生产纯净水;黄太进还领我目睹了已成一片废墟的坝区移民住宅,为使南水北调大坝加高工程顺利进行,丹江口市坝区的移民必须在6月30日搬迁完毕,全市上下正在为完成这一任务,日夜操劳不停;最后,黄太进把车子开上了耸立在汉江之中的巍巍大坝。

  黄太进是我真正意义上的老乡,我们都是汉水边的郧县人。百忙中的太进主动提出带我走这么一圈,无论是作为丹江口市的一位负责人还是因为乡情,他都是在真诚地尽着地主之谊。太进说:“你回来一次不容易,这次回来还有写作任务,你到大坝看看很有必要。大坝马上就要加高,下次回来就不是这个样子了!”

  站在拔江而起的坝顶望远,坝上700余平方公里的水面一望无际,碧波荡漾、烟波浩渺;库中小岛山水相依、葱翠欲滴。转身瞭望坝下,汉水清澈见底,潺潺旖旎。江边,一座现代化的城市丹江口,正承接着这得天独厚的天光水色……

  黄太进在坝顶为我拍下了几幅照片,他说留个纪念吧,这个坝有着老家人太多的辛酸……

  晚上,太进留我在依坝临江的金沙湾酒家用餐,这是一次家宴,太进年轻漂亮的妻子和可爱的儿子一起和我度过2005年5月30日温馨的夜晚。金沙湾酒家远离市区,显得格外宁静,从酒家的窗外看夜幕下的大坝,犹显庄严而奇伟;临窗谛听汉江潺潺水声,儿时的日子不时撞进心扉,亦幻亦真。

  两天后,我便来到管理大坝的汉江集团公司,我想更多地了解当年建设大坝的那些岁月。汉江集团文协帮助我找来7位亲自参加过大坝建设的前辈,他们亲历了那个不平常的年代,

  他们最宝贵的青春已铸进了雄伟的坝体,他们的生命和大坝一起历经了岁月沧桑,而建坝时的艰辛在他们漫漫的回忆中,从遥远的时光中向我们走来——

  穆道华:我是1958年8月从梅山水库调来的,9月1日大坝开工,我负责工地急需的50公里轻便铁路铺设,为大坝运送沙石料、混凝土,当时坝区没有任何路,便道都没有,沙石料都是民工肩挑背驮或用船装走水路。我每天到采石场、到沙石料基地,一天工作十几个小时。那时10万大军没得吃、没得住,民工们都是从家里带红薯干、包谷糁,吃发霉的红薯干吃得直拉肚子。工地上没有厕所,随地拉,用两片席子一挡算是好的。女民工解手就几个人一围,中间那个人解手。没地方住,都是自己搭油毡棚、茅草棚,晚上睡觉都是在草上铺块三尺油布。一下雨,草棚四处漏雨,我们就头顶油布、身穿蓑衣。每个连几百人,每天都有1/3的人要上山砍树、割草,搭棚子要用,做饭要烧柴。这么计算一下,10万人的工地每天都有二三万人在砍树。伙食是以连为单位起灶,工地上到处都是灶,挖个土坑、支几块石头、放口大锅就是伙房。周围十几里的树都被一砍而光,草也没了,山都剃了光头,想起来都不寒而栗。

  我这个连队380人,每天五六十人上山砍柴,不砍没得烧。我们这个连买了两头牛,买了一盘磨,搭个棚棚磨麦子。自己磨面、自己种菜,荒山一片,没人供应。一顿饭一个馍、一碗南瓜汤是最好的了。我们每天一部分人去砍柴,一部分人推磨,一部分人到十几里外买南瓜。天老是下雨,河泥有半腿深,我们的衣服每天都是湿的,汗湿了淋湿了都没有衣服换,到晚上把湿衣服铺到竹芭上,上面再铺几把茅草,睡一夜就暖干了……

相关热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