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中国水文化官方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基层动态 >

省外的哨所:记连云港大兴镇水文站

  沿着327国道一路向西,出了江苏省界再驱车半个小时,在蜿蜒曲折的新沭河左岸,一座孤零零的水文站房与江苏隔河相望,这就是连云港水文分局最偏远、最艰苦的测站——大兴镇水文站。
  1951年4月21日,华东军政委员会水利部设立大兴镇水文站。1956年1月1日,该站被治淮委员会撤销。1961年7月1日,江苏省水文总站复设其为水文站。该站位于淮河流域沭河水系新沭河上中游,是国家级重要水文站。测验项目有:水位、流量、降水量、输沙率和水质。大兴镇水文站是大(二)型水库石梁河水库的入库控制站,其监测的水文情报对于石梁河水库防汛抗旱和工程调度起到极为重要的作用。
  悠悠沭河水,脉脉他乡月。就像是戍守在省外的哨所,为了保卫一方安澜,大兴镇水文站房就这么静静地屹立在新沭河畔,经历了多少场狂风暴雨的洗礼,多少次汹涌洪水的检阅,为各级防汛指挥部门及时传输水雨情信息。而每一条看似简单的水雨情报文背后,都饱含着测站工作人员的孤独坚守和不懈奋斗。
  2017年7月15日的大暴雨,是对大兴镇水文站及站上工作人员的又一次考验。那天是王波值守测站,也是他担任大兴镇水文站站长以来的又一次连夜作战,回忆起来,他是既紧张又兴奋。
  15日凌晨2点,隐隐的雷声打破了夜的寂静,也吵醒了警觉的王波。他立即起身再次检查仪器设备,确保一切正常。关注天气状况是水文人的“职业病”,尤其在主汛期,王波早已做好准备,前一天晚上就检查好了水尺和缆道,他暗暗地给自己鼓劲: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些吧!
  在闪闪的电光中,雨点随即噼里啪啦地拍打着地面,王波穿好衣服冲进雨中。他就这么深一脚浅一脚地直奔河边,手电筒的光随着他的步伐一晃一晃的。自记台不远处停着几条小船,和着波浪的节拍在水面飘摇,耳边是呼啸的风声和哗哗的雨声,王波说:“在漆黑的雨夜里看水位,颇有种探险的刺激感。”
  短历时的暴雨一下子注满了往日平静的河道,水位迅速上涨。王波校核完水位,又迅速奔向缆道房开启电动缆道,熟练地安装流速仪准备测流。大兴镇目前仍采用传统的流速仪断面测流法,断面宽达200多米,河道内分布着各种网箱,探照灯的光束在河面上显得特别微弱,此时的王波仿佛不那么困了,他打起精神,睁大眼睛,开始测流。
  凌晨3:00,测得流量70.1立方米每秒,水位21.91 米;
  4:10测得流量167 立方米每秒,水位21.91 米;
  ……
  8:07测得流量654立方米每秒,水位22.70 米。
  水位有所回落,测得第一个洪峰流量的王波深呼一口气,然后伸个大大的懒腰,经过一夜的奋战,眼皮开始不听使唤地打起了架,可为了记录完整的洪水过程,他仍坚持这么测下去。顾不上吃饭,顾不上喝水。大雨将上游的网箱和杂草冲下来,仿佛故意给王波的测验增加难度,年轻的王波才不介意,他揉揉眼睛,继续“撸起袖子加油干”!

王波清理铅鱼上的杂草
  
  流量下来了,王波每隔两小时施测一次,肚子也开始发出抗议的咕噜声了,此时的他早已筋疲力尽,整个人饿得前胸贴后背。没吃早饭的王波,给自己准备的午饭是一碗泡面,他说这样最节省时间。王波以最快的速度将一碗面“倒”进嘴巴里,来不及回味它的味道,又立马投入到下一轮的战斗中。
  14:20测得流量454立方米每秒,水位22.51米;
  17:12测得流量776立方米每秒,水位22.87米。
   ……
  又一个洪峰出现了,这一夜注定又是个不眠之夜,这一天也注定是个难忘的一天,王波继续测,20时,22时,24时……

王波根据洪水过程适时取沙样
 
  从天黑测到天亮,又从天亮测到天黑,王波奔走在水尺牌、缆道房和取沙船之间,已记不清多少遍,成功测得2个洪峰流量,为连云港市防汛指挥调度提了科学的决策依据。
  大兴镇水文站先后多次被评为市先进测验站,于2015年9月完成项目工程改造,“与原来的砖瓦房相比,现在的水文站就像公园一样!”王波说,“这几年,测验环境和基础设施有了很大的改善,作为水文人,我们很高兴,很自豪!”
  水文站房如哨所,不舍昼夜护安澜。随着水文事业的不断发展,原本的砖瓦房被办公楼代替,原本的人工观测被先进的遥测系统代替,原本的人工报汛被移动智能报汛代替,唯一无可替代的,是大兴镇水文站在防汛抗旱任务中所肩负的责任和使命。而这种责任和使命,伴随着生态文明建设的加强,只会越来越重,越来越强! 
 
 改造前的大兴镇水文站房
 
 
 
改造后的大兴镇水文站房
 
 改造后的大兴镇水文站缆道房
 




相关热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