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中国水文化官方网站!

屈原之美

         端午,一个寄托情感和精神向往的中国传统佳节,两千多年来,划龙舟、吃粽子、悬艾叶……这些端午节的习俗,与屈原紧密相连,也因为屈原而变得与众不同。这一切,都源于屈原之“美”。
  屈原,一个熟悉而陌生的名字。两千多年的传承,很多人已经不略知其人其事,但屈原这个名字和民族精神却在历史的长河中流传至今,历久弥新,成为了中华民族自发形成的自觉选择。这一切,也源于屈原之“美”。
  秭归,位于长江西陵峡畔,山川逶迤,风光秀丽,屈原就诞生于此。出身贵族的他,却自幼生活在秭归乐平里的市井之中,嗜书成癖,同时接受系统的楚国贵族教育,至十五岁,成长为一名知书达理、丰神郎秀的的翩翩少年。
  橘树,这种在秭归随处可见的普通果树,四季常青。所开之花,洁白芳香;橘果酸甜,沁人心脾。少年屈原在与“只生于”橘树相伴的成长中,潜移默化地形成了“受命不迁,深固难徙”的如橘树般矢志不渝的情怀。二十岁那年的屈原,已是“瘦细美、长九尺、美髯”的美男子,束发戴冠,穿过那漫山洁白芳香的橘树林,来到江畔码头,带着美好的家国梦想和贵族荣耀顺江而下,至楚国郢都开始他历经坎坷的报国人生。
        美政,是屈原矢志不渝的政治追求。“及莫足与美政兮,吾将从彭咸之所居”,在儒家思想和开放包容的荆楚文化熏陶下,屈原主张内外兼修高尚品德,明君贤臣,忠君忠国,共兴楚国。然而,为推行这一先进的治国理念,屈原却为之奋斗了整整20年。从意气风发的少年变成了眉慈目善的中年,从管理王族宗族事务的三闾大夫到左徒,入内参政,以出号令,主管外交,由此拉开了屈原鞠躬尽瘁的治国之路。
        改革,是屈原于楚国政治和社会现实间,在秦楚逐鹿的关键时期,所做的独具慧眼的正确战略选择。对外坚持合纵抗秦,“合纵以摈秦之政也”,既保楚国利益,又合历史统一之走向;对内实行改革,造为现令,修明法度,以利国民;举贤授能,滋兰树蕙,用而不疑,力图把楚王从腐朽的党人包围中解救出来,存君兴楚,天下大同,国强民富。屈原推行“美政”15年,让楚国经济经历了一段“最辉煌的时期”。然而,坚守如“橘花之洁美”般理想的屈原,却将对国对民的忠贞之心、将希望全部寄托在摇摆不定的楚王身上,走进了一个永远也走不出的怪圈,最终在党人嫉妒、秦国反间、楚王排斥之下变得无实现之可能了。在罢黜流放汉北、江南的岁月里,屈原始终胸怀理想,体恤民情,始终在为国为民苦苦思索,“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虽九死其犹未悔”,是这位怀抱美政理想的爱国者对美的坚贞追求的真实写照。
        诗祖,是对屈原人品、作品最恰当的尊称,其骚体诗和楚辞的开创性和思想性无人企及,其积极的浪漫主义精神令人叹为观止。在被流放期间,他与江河为伴,与子民为伍,将对国之爱、对民之恤通过诗歌迸发出来。《离骚》,“逸响伟辞,卓绝一世”,以江离、木兰、宿莽等一系列高洁美丽的植物喻君子,以恶草和杂花弃小人,是其对真理的不倦追求和对美的坚守,既成为了楚辞的代名词,也成为了古代文学的最高标准;《九歌》,以山川神祗为诗,活泼优美,庄重典雅,颂赞楚国将士,充满对美的追求和所求不得的伤感;《天问》,千古奇诗,提出的172个问题不仅感情深厚、华彩磅礴,更充满强烈的理性探索精神,无私无畏,果敢高尚,成为了世界文库中空前绝后的第一等奇文;而《哀郢》,则将屈原对国的忧虑、对民的同情、对无力改变的痛苦交织,“于《九章》中最为凄惋,读之一字一泪也”。屈原之作品,纵恣的文笔之美,博爱的家国之美,成就屈原之美、民族之美。
        世之美物,人皆爱之。每一位中华儿女都应该是屈原之美的传播者、践行者,使之响彻神州,走向世界。
 
相关热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