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中国水文化官方网站!

莫让“青蛙归谁管”成为真问题

        “青蛙在河里归水利局管,到了岸上就属林业局管了……这到底归谁管?”中国青年报采访湖北经济学院博士江沈红挂职神农架林区文体新广局副局长的体验,后者的这番感慨引发受众共鸣。“青蛙到底归谁管”如“一顶大草帽难倒众多大盖帽”,让人挺纠结。
  本来,如果青蛙老实待在一个地方,归谁管就不言而喻。问题在于,从蝌蚪到成蛙的形态变化,从水里到岸上的活动地域变迁,这是青蛙成长决定的。这同人们办事情、解决社会难题是一个道理,牵涉的部门往往不止一个两个。譬如食品安全监管,从地头到餐桌,经过生产、运输、批发、零售等环节,涉及农业、工商、质检、卫生等部门;再如城市雾霾治理,涉及资源、环境、城建、交通等行业和职能部门。交叉有时难免,部门权力有限,于是,有人提出由上级部门牵头成立一个协调机构,把相关权力“打包”,类似难题便迎刃而解。
  不可否认,对于一些具有明显体系性、扩散性和区域性的重要问题、突发事件,由上级领导“挂帅协调”,相关部门“协同作战”,确实能收到立竿见影的效果。但它并非“万灵药”,如果一遇到问题就增加新“婆婆”、设立这样那样的协调机构,不仅有叠床架屋之嫌,还可能滋生新问题。一是,凡人都有惰性,时间久了,难免牵头部门“心不在焉”,成员单位“放马南山”,原本的协调机构就会沦为“僵尸机构”,浪费大量行政资源。再者,如果领导亲自挂帅,才算对事情重视,协调部门班子齐备,问题才能解决,长此以往,又将形成“有领导好办事”的惯性思维和助长“不发文不研究,不开会不落实”的懒政思维。2014年10月23日新华社曾报道,一年多时间,全国共砍掉如“馒头办”、“生猪办”等领导小组和协调机构13万个,一些名字长到“章都刻不下”,其多其滥可见一斑。
  问题的根本,不是管事“婆婆”的权力小,而是“婆婆”没有认真管甚至不负责。一个显见的事实是,一件涉及几个部门的事情,只要各部门将职责内的事情办好管好,整个办事流程一般都很顺畅。即便遇到一些功能交叉、职责不清的问题,部门之间也能协调解决,实在不行,也能将之反馈到上级部门,寻求更高层面帮助。反之,如果相关部门或以没有明确规定的理由不愿伸手,或抱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心态听之任之,设立再多的协调机构也无非是多了几块牌子、增了几个位子、添了几顶帽子,所谓“协调”也很可能异化成部门间的推诿。因此,解决问题的关键仍在于强化部门责任。一方面,顶层设计时,把部门职责的界限划出来,把责任标清楚,减少“模糊地带”,防止推诿扯皮;另一方面,对办事效率既要设立“硬标准”,又要进行动态监督,使之常态化,防止“三分钟热度”。与此同时,对各种懒作为、慢作为、不作为现象,更要严厉问责追责,让当事者有切肤之痛、后来者不敢效尤。
  现代政府本质上是责任政府。责任是权力的基石,握有一分权,必履一分责。明白这个道理并落实到行动上,才不会遇到“青蛙归谁管”的问题,才能保障群众的利益,维护政府的公信力。(山东济宁)
相关热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