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水文化官方网站!

关中古代水利成就及现代传承

        有人形象的说:陕西是“中国的芯片”。还有学者从传统历史文化的角度,说陕西是中国内存极其丰富的“硬盘”。陕西,特别是其核心关中地区,是大家公认的中华文明最重要的源泉地之一。这里的一山一水、一砖一瓦,都和中国的悠久历史紧密联结。研究中国的水利史,同样离不开这个“芯片”和“硬盘”,因为任何一项大型水利工程的修建和水利成就的取得,都和当时所处的社会、经济、政治文化、军事等大环境相关,且彼此相互影响。而这些环境的形成及相互之间的影响程度,又和所处时代的自然环境、人文环境息息相关。
  关中长安是中国历史上13个王朝的建都之地,历时1100余年。秦认为水是自己兴盛的根本,以水立德,对水推崇备至,并将这一理念渗透在其行动、实践、文字和推行的各种法令中,在不到五十年的短短时间内,成就了历经两千多年,至今仍在从水利、文化、艺术、智慧、精神等方方面面福泽人类的三大水利工程,还有后来汉、隋、唐等各朝对水利的重视和成就,这些无不对中华民族“以水为魂”的理念的形成、水利工程的建设、水法律制度的创立、水文化观念的形成产生巨大的影响。
  一、关中概述
  (一)自然地理
  关中,或关中平原(中国四大平原之一),指中国陕西秦岭北麓渭河冲积区,平均海拔约500米,亦称关中盆地,因其东西长约400公里,又称“八百里秦川”,其北部为陕北黄土高原,向南则是秦岭山脉。又因其西有大散关,东有函谷关,北有萧关,南有武关,为“四塞之国”,故称“关中”。关中土地肥沃,河流纵横,气候温和,《史记》中称其为“金城千里”、“天府之国”。现多年年平均降雨量从东向西约为500-700毫米。
  (二)历史文化
  黄河文明最重要的摇篮——黄河的长子渭河,横贯东西,是中华民族人文初祖轩辕黄帝和神农炎帝的起源地。《国语·晋语》载:黄帝以姬水成,炎帝以姜水成。成而异德,故黄帝为姬,炎帝为姜。”经过史学家考证,姬水和姜水都位于今天的陕西省境内的关中地区一带,姜水位于宝鸡,姬水则是关中中部武功县一带的漆水河,两河均是渭河的支流。炎帝和黄帝也是中国文化、技术的始祖,传说他们及他们的臣子、后代创造了上古几乎所有重要的发明,是中国农业文明的起源地,“后稷教民稼穑”就发生在这里。关中也是历史上最早被称为“天府之国”的地方。《前汉书》记载,张良建议刘邦定都关中时说:“夫关中左崤函,右陇蜀,沃野千里,……此所谓金城千里,天府之国”。关中亦是古“丝绸之路”的策源地、起始地。
  (三)今日关中
  关中区域内有西安、宝鸡、咸阳、铜川、渭南五市及杨凌国家高新农业示范区。地处亚欧大陆桥中心,在中国处于承东启西、连接南北的战略要地,是西部地区经济基础好、自然条件优越、人文历史深厚、发展潜力较大的一个区域。为此,国家在2009年即推进关中——天水经济区发展规划的实施,重点加快航空航天、装备制造、资源加工、文化、旅游及现代服务业的发展,是今天“一路一带”中“一带”的核心区之一。区域内国土面积5.2万平方公里,占全省的26%,占全国0.54%。2013年底,关中人口2365万,是全省的63%,全国的1.74%,生产总值10046万亿(人民币),占全省的63%,占全国的1.77%。
  二、关中古代水利主要成就及其传承
  正因为关中所处的地理位置及在中国古代长期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特殊的历史地位,历朝历代对关中水利颇有建树。经余千年,在陕西形成的“善治秦者先治水”的牢固理念,对中国“善治国者先治水”理念的形成有奠基作用。可以说,古代关中水利是全国水利的策源处、引领者和实践地。疏理其成就,笔者认为可以用“四大工程、一部法典”来评说。
  (一)秦郑国渠
  公元前246年(秦王政元年),秦王采纳韩国人郑国的建议,并由郑国主持兴修大型灌溉渠,即郑国渠,它西引泾水,东注洛水。根据古书记载和今人实地考查,大体位于北山南麓,在泾阳、三原、富平、蒲城、白水等县二级阶地的最高位置上,由西向东,沿线横绝冶峪、清峪、假道浊峪、又过沮漆(今石川河)等水,最后注入洛河,全长150公里(现实测为126.03公里)。郑国渠建成后,经济、政治效益显著,史书记载:“渠就,用注填阏(淤)之水,溉舄卤之地四万余顷(280万亩,多数学者认可115万亩),收皆亩一钟(125公斤),于是关中为沃野,无凶年,秦以富强,卒并诸侯。”秦以后,历代继续在这里完善其水利设施:先后历经汉代的白公渠、唐代的三白渠、宋代的丰利渠、元代的王御史渠、明代的广惠渠和通济渠、清代的龙洞渠等。汉代有民谣:“田於何所?池阳、谷口。郑国在前,白渠起后。举锸为云,决渠为雨。泾水一石,其泥数斗,且溉且粪,长我禾黍。衣食京师,亿万之口。”称颂的就是引泾工程。司马迁把郑国渠兴建的事迹记载在《史记》中,并将郑国渠与秦国兼并诸侯相联系,足见其对该工程评价之高。
  郑国渠工程之浩大、设计之合理、技术之先进、实效之显著,在我国古代水利史上是少有的,也是世界水利史上少有的。这条从泾水到洛水的灌溉工程,在设计和建造上充分利用了当地的河流和地势特点。有不少独创之处。第一,在渠系布置上,干渠设在渭北平原二级阶地的最高线上,从而使整个灌区都处于干渠控制之下,既能灌及全区,又形成全面的自流灌溉。这在当时的技术水平和生产条件之下,是件很了不起的事。第二,渠首位置选择在泾水流出群山进入渭北平原的峡口下游,这里河身较窄,引流无须筑过长的堤坝。另外这里河床比较平坦,泾水流速减缓,部分粗沙因此沉积,可减少渠道淤积。第三,在引水渠南面修退水渠,可以把水渠里过剩的水泄到泾河中去。第四,采用“横绝”(把沿途与渠线相交的小河截断,并将其来水导入干渠之中)、“假道”(渠借用走原河道)技术。“横绝”带来的好处一方面是把“横绝”了的小河下游腾出来的土地(原小河河床)变成了可以耕种的良田,另一方面小河水注入郑国渠,增加了灌溉水源;而“假道”则大大节约了土地和成本。它符合了秦地十年九旱的现实需要,更顺应了当时的民意。
  现今,引泾渠首除历代故渠外,还有大量的碑刻文献,堪称蕴藏丰富的中国水利断代史博物馆。而郑国渠遗址历来享有中国水利史“天然博物馆”的盛誉。郑国渠历十年建成,它既受都江堰巨利之启,又承继了都江堰飞沙之技术(在硖口下游凹岸采用无坝引水),其“横绝”与“假道”技术是其伟大的科技贡献,还为十七年后建设灵渠奠定了技术基础。
  这里还应提及的是,在同一时刻,在富平县郑国渠干渠所经北面,还建成了我国最古老的、开中国引洪灌溉先河、一直沿用至今、灌3.4万亩土地的引洪灌区——赵老峪洪灌区。赵老峪是富平县北山的一个峪口,控制流域面积近160平方公里。从这里引顺阳河(古称频水)上游山区的洪水,灌溉富平的薛镇、美原、流曲一带的川原农田。而这个地方,就是秦灭六国,统一中国的第一大将王翦的家乡。他三番五次向秦王所求灌区美原一带的良田,便是成语“王翦求田”一词的来源。
  (二)汉昆明池
  昆明池在我国城市水利史上和文化史上都占有极其重要的地位。昆明池位于距西安市西南15公里的长安区斗门街办一带,处于沣东新城南部,是我国历史上第一个人工蓄水工程,修建于公元前120年,是汉武帝为征讨南方诸国操演水兵而开掘,亦是“上林苑”的主要风景区。在汉唐时期,昆明池对城市供水、京城建设、农业生产诸多方面起着巨大作用,最大水面面积曾经达到16.6平方公里,相当于三个杭州西湖。
  据史书记载:汉武帝建元元年(公元前140年),张骞应募出使西域,历经坎坷,至元朔三年(公元前126年)才回到汉朝,向汉武帝详细报告了西域诸国情况,并特别提到在大夏(今阿富汗)国,竟有蜀布(四川细布)、邛杖(即今西昌一带产的竹手杖)出售,问商人,得知由身毒国(今印度半岛)可直通大夏,并说那里的人骑象打仗、临近大海……于是,劝汉武帝开西南夷道,以避免匈奴劫阻。
  汉武帝采纳张骞建议,命蜀郡派使者四路并出,企图打开西南通道,但为昆明部族所阻,历经一年都未能开通,不过也摸清了昆明部族的情况。昆明有一广阔水域,古称南泽,周匝三百里。昆明部族人,多居水上,善于水战,只有熟练的水军才能前去征讨。于是,汉武帝在元狩三年(公元前120年),抽调二千余犯罪官吏,将长安上林苑中的一片洼地开凿成周匝四十里的水域,模拟昆明部族人居住的“南泽”,用以操练水军。为表明征服昆明部族的决心,遂取名“昆明池”。
  昆明池的水源来自交河,是配合昆明池的开凿而开挖的人工河道,起着拦截潏、滈主流的功用,使它们改道向西流入沣河,以截断昆明池上流的水源。这样,一方面降低了京城地表水的高度,减小了水患对京城的危害,另一方面在截流处建造一些堰坝等水利设施,又保证了昆明池较为充足的水源。每当水位过高时它可把多余的水排到沣河,可见其设计之科学。
  昆明池水域广阔,面积达320顷。池中建有长约三丈的花岗岩巨大石雕——石鲸,以象征滇池之石寨山;有戈船数十艘,楼船百艘,船上立戈矛,四角皆幡旄葆麾。用以检阅水师的龙首豫章大船,可载万人,汉武帝常亲临于此观看水师操练。
  汉朝军士多来自中原,经过昆明池操练,解决了水战中的障碍,使征战西南夷变被动为主动。元封二年(公元前109年),汉武帝派将军郭昌入滇,先征服滇池东北方的劳浸、靡莫等部落,然后大军直指昆明。昆明部族首领见大势已去,不得不降服汉朝,同意设立郡县,置官吏。汉武帝在滇中心区域设益州郡,封其统治者为“滇王”,赐“滇王金印”。从此,开通了西南丝绸之路。近年在云南晋宁石寨山出土的一枚“滇王之印”,印证了“汉习楼船”这段历史。
  昆明湖是当时中国最大的人工湖,也是长安城最重要的水源地,历1000余年。南宋年间,鼎鼎大名的南京“玄武湖”曾一度被改名“昆明湖”,原因是宋孝武帝借用此名,意在自比汉武帝,雄心勃勃地想实现大一统。同样,清乾隆皇帝效法武帝,将北京颐和园的大泊湖改名为昆明湖。可见,昆明池在中国历史上影响深远。
  (三)古关中漕运
  漕渠是人工挖掘或疏浚的主要用于漕运的河道或渠道。汉唐长安城都分别开有漕渠。春秋前期晋惠公期间,晋国连年大旱,庄稼收成很低,人民食不果腹。惠公派遣大臣向秦国借粮食,从秦国的都城雍装载几千吨粮食上船,经过渭河东下进入黄河的河道,再从黄河河道拐弯北上沿着汾河河道进入浍水,再到晋国的都城绛(今山西翼城东南),史为“泛舟之役”。“泛舟之役”是中国历史上第一次有明确记载的内陆河道水上运输的一个重大事件,也为我们留下了“晋惠公借粮——有借无还”的歇后语。
  西汉定都长安后,每年需从关东运输大量谷物以满足关中地区贵族、官吏和军队的需求。漕转关中,费用浩大,需时很长,动员人力很多,特别是漕船要经过黄河三门峡砥柱之险,粮食损耗很大。为此,西汉政府曾先后采取过多种改进办法,其中收效最大的是漕渠的开通。武帝元光六年(前129),根据大农郑的建议,用三年时间,沿秦岭北麓开凿了与渭河平行的人工运河漕渠,使潼关到长安的水路运输的路程和时间大大缩短,运输费用也相应减少,沿渠民田也能得到灌溉之利。汉代漕渠的起点是从昆明池经昆明渠流经西安北郊西沟上村,穿过灞河,经新筑镇、新丰镇、渭南、华县到华阴市北进入渭河,全长300里。这是汉代一项重要的水利工程。修建期间,齐人水工徐伯用了一种叫“表”的测量仪器进行定线和操平高程。“徐伯表漕渠”是对中国水利史的一大贡献。
  唐天宝二年间(743年),陕郡太守兼水陆运使韦坚又开挖一条与渭水平行的漕渠,并在长安开广运潭,整修水运码头,使其年最高运额达四百万石,开创了当时漕运量之最。到公元904年的唐朝末年废弃,从河渠沿线的村落布局看,漕渠到宋、元时还有水,明代彻底干涸。唐盛时期,由于城廓巨大,人口众多,又创造性把漕运引进城都,以解决城内的物质供应。唐天宝元年(公元742年),自南郊分潏河北流,至外郭城西金花门入城,东流经群贤坊至西市西街,凿潭潴水以漕贮木材。唐永泰二年(公元766年),又自西市引渠导水,经光德坊、通义坊、通化坊,至开化坊荐福寺东街,向北经务本坊国子监东,进皇城景风门、延喜门入宫城,“渠阔八尺,深一丈”。在北方,首开城内漕运之先河。
  (四)长安供水
  西汉长安城规模宏大、人口众多,比同时代西方最大的古罗马城还大3倍,因此城市供水成为一个极其重要的问题。西汉统治者在修建长安城的时候就考虑到充分利用周围的自然河流,用纵横交错的渠道和人工开掘的池塘把周边河流连结为一个完整而有机的供水系统,使沣河、滈河、渭河、潏河等相互连通保证了长安城正常的水源供应。
  昆明池在西汉时除了训练水军的功能外,还是都城长安供水系统的重要组成部分。其供水渠道分为3支,第一支流向长安城南面和东面同漕渠相接,通向灞桥,供应城南地区的用水,并起着调节漕渠水量大小的作用;第二支由长安城的西南角流入沧池,未央宫和长乐宫的用水依靠沧池;第三支则经过长安城北入太液池供建章宫。清代学者顾炎武在《肇域志·陕西卷3》中对昆明池供水的3支渠道也作了详细论述:“汉漕渠,武帝元狩三年所穿。上接秦渠(即秦漆渠),下入昆明池。分三派去,其一派自昆明池东为明渠,东过长安城南,又过城东合王渠北流;其二派自昆明,北为飞渠入城。飞渠者,以木槽接水上流,逾隍入城,渠若飞而过也。既入城,则引而东至渐台为沧池。又东过未央北明光南,又东过汉长乐宫出都门,外合王渠、明渠水入渭。其三派自昆明北经长安城北,过秦阿房宫东,入揭水陂,又北入唐仲池,又北过城西门建章东,又西过建章北,入太液池,又北入渭。”
  在长安城所有的供水系统中,昆明池不仅容量极大,其水质清澈也是极其有名的。隋诗人虞世基曾咏道:“寒露台前晓露清,昆明池水秋色明。“可见,至隋代,昆明池水还是很洁净的,其供水作用也就显得至为重要,发挥着总蓄水库的功能。
  古时都城的选址,水源是关键因素。隋代时,新城长安又再次向西南移动。新城址更利于引取发源于南部山区的渭水各支流。开皇三年(公元583年)开始建城,同年引浐水的龙首渠和引洨水的永安渠动工,同时还设计了城市排水工程。城外有护城河,地面供水工程和排水工程在这里交汇,既排泄城内污水又兼蓄地面雨水。 其时,长安的引水干渠有四条:城以东引浐水的龙首渠,城东南引南山溪水的黄渠,城南引潏水的清明渠和漕渠,以及引洨水的永安渠。渠道入城后分为若干支渠,向宫廷园囿供水,尾水出城南下入渭水;向漕渠供水的干渠绕城东可与渭河相通。其后,唐都在隋的基础上继续扩建,形成”八水五渠“(龙首渠、清明渠、永安渠、漕渠、黄渠)的供排水格局,使长安供水工程日臻完善。而说起隋唐长安的供排水,不能不提及中国隋代城市规划和建筑工程专家宇文恺(555年~612年)。他是隋唐大兴城的设计师。建城之初,就充分考虑了利用大兴城周围的地形和水系来解决供排水问题,直至盛唐城市人口达100万时,工程仍在有效发挥作用,可见其工程设计和建设之优,开创了中国大城市供排水之先河。
  (五)唐《水部式》法令
  唐《开元水部式》,是中国迄今发现最早的水利法典,包括农田水利管理、碾的设置及其用水量的规定、航运船闸和桥梁渡口的管理和维修、渔业管理以及城市水道管理等诸项内容。其法令的制定依托于关中水利管理实践,又有力促进了关中和全国水利工程的管理。如:《水部式》把农田水利灌溉作为水法之首条,其内容就是以郑白渠灌区为典型而制定的;碾硙的规定,是为解决三辅渠王公贵族架碾阻水的问题。
  三、关中近现代水利
  (一)李仪址和“关中八惠”
  1929年陕西关中发生大旱,三年六料不收,饿殍遍野。引泾灌溉,急若燃眉。中国近代著名水利专家李仪祉先生临危受命,毅然决然地挑起在郑国渠遗址上修泾惠渠的千秋重任。在他本人的亲自主持下,此渠于1930年12月破土动工,数千民工辛劳苦干,历时近两年,终于修成了如今的泾惠渠。1932年6月放水灌田,引水量16立方米每秒,可灌溉60万亩土地。至此开始,郑国渠又继续造福百姓。而今日之泾惠渠,已成库、电、井、城市供水的一个综合利用工程。
  李仪址先生在完成泾惠渠工程后,又继续在杨虎成支持下,先后建设了大荔洛惠(引洛河)、眉县渭惠(引渭河干流)、眉县梅惠(引石头河)、周至县黑惠(引黑河)、户县沣惠(引沣、滈二水)、礼泉县泔惠(引泔河)、户县涝惠(引涝河)。至此,历时15年,建成“八惠”,泽及今日。
  (二)关中现代水利
  1、渭河治理及渭河管理条例
  关中所处皆属渭河流域,文中所列工程也都处在渭河的干流或支流上。千百年来,渭河以它无私的胸怀养育着陕西,成为陕西人民心中的“母亲河”。作为黄河的最大支流,渭河为中华民族的发展作出了卓越贡献。
  “渭水银河清,横天流平息”,这里一直是一幅山明水秀、诗情画意、人水和谐的生态画卷。但数十年来,随着资源的过度开发和生态环境的恶化,上游水量急剧减少、中游水质污染加剧、下游河段行洪不畅、洪水灾害频繁发生,严重制约着区域经济社会的可持续发展,影响着人民生活的和谐与安康。从“十二五”开始,陕西省痛下决心,投入巨资,全民一心,全线开展渭河整治。经过五年的不懈努力,今日之渭河除水量还显不足外,已成为陕西关中“最大的生态公园、最美的景观长廊、最长的滨河大道”。这在全国同等规模的河流中是唯一的。2012年11月29日,陕西省第十一届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32次会议通过《陕西省渭河流域管理条例》。为一条中等河流立法,这在当前的中国是屈指可数的。
  2、引汉济渭工程
  “引汉济渭”是陕西二十一世纪的一项最伟大的水利工程,是陕西水利建设发展史上和秦郑国渠一样具有里程碑意义的项目。它对实现全省水资源优化配置,统筹解决关中、陕北发展用水问题,促进陕南循环经济发展,综合治理渭河水生态环境,推动全省实现区域协调和可持续发展,意义十分重大。工程将穿越秦岭,沟通汉江、渭河,连通陕南、关中,惠及陕北。引水工程规划在汉江干流黄金峡和支流子午河分别修建水源工程黄金峡水利枢纽和三河口水利枢纽蓄水,经总长98.3公里的秦岭隧洞送至关中。工程供水范围为西安、宝鸡、咸阳、渭南等沿渭大中城市,主要解决城市生活、工业生产用水问题。工程总调水规模15亿立方米,总投资191亿元,工程全部建成约需500亿元以上。工程建设过程将挑战诸多世界级的技术难题。在2012年9月27日第十一届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三十一次会议上,陕西省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专题为工程建设做出决议。“古念秦人开仲山,今看陕人穿秦岭”,工程建成后,将在关中渭河两岸形成:北有郑国引泾,南有引汉入渭。
  3、东庄水库
  泾河东庄水库是陕西省实施西部大开发战略、加快关中经济区发展的重大水利项目,是国务院批复的《黄河流域防洪规划》和《渭河流域重点治理规划》的重要防洪骨干工程。工程位于泾河下游峡谷末端礼泉县东庄乡、淳化县车坞乡河段处,距西安市100公里,下距泾惠渠张家山渠首20公里,上距彬县县城120公里。工程的开发目标是“以防洪、减淤为主,兼顾供水、发电及生态环境”。规划坝型为混凝土双曲拱坝,坝高228米,总库容30.08亿立方米。东庄水库建成后,对解决渭河洪涝灾害、泥沙淤积、小水大灾,确保渭河安澜,解决关中经济区及渭北“旱腰带”工农业供水具有十分重要的作用。水库建成运行后,通过调水调沙可拦泥沙20.2亿立方米,减少下游渭河泥沙淤积4.73亿立方米,与三门峡水库联合运用可有效降低潼关高程,提高行洪能力,减淤效果明显。为泾惠渠灌区提供水量2.5亿立方米;为关中经济区的泾渭新区、铜川、富平等渭北地区提供工业和城镇供水水量3.5亿立方米;为渭河提供不少于20立方米每秒,泾河不少于2立方米每秒的常流量,使现有水环境和水质得到较大改善;为渭河的“束水攻沙”治河之策实现提供条件,为郑国渠再续千年辉煌奠定坚实基础。
  4、斗门水库
  已开工建设准备工程的西安斗门水库工程,既是西安市当前应急水源地项目,又是“引汉济渭”在关中的输配水工程重要组成部分,更能够成为一座以调蓄“引汉济渭”工程来水,兼顾城市生活供水,沣河防洪及改善生态环境的综合性水库项目。它是在古昆明池的原址上建设,建成后必将再现昆明池的风姿。水库建成后总面积将达到10.4平方公里,总库容4600万立方米。其中内湖规划为3.5平方公里,由引汉济渭输配水工程南干线的西南郊水厂分水,形成2400万立方米库容,承担调节引汉济渭向沣东新城、沣西新城供水任务,同时作为给西安市除黑河水库之外的备用水源地;外湖规划面积为6.9平方公里,引沣河洪水及城市雨洪,形成2200万立方米库容,作为沣河分洪蓄滞洪区,承担防洪、水源地保护、景观生态用水等任务。
  “山、水、林、田、湖、湿地是一个生命共同体”,必须以系统化思维和理念推进生态环境建设。“这是习近平总书记对中国水利未来的基本要求。2016年春节前习近平总书记来陕视察时多次讲到陕西的历史文化、陕西的水利、陕西的水保。在人代会上,见到家乡的负责人时,他过问家乡石川河现在有没有水,可见他对水利的重视和牵挂。目前,陕西正在按习总书记的要求,用与发展相适应的眼光,用系统治水、柔性治水的理念对关中地区的水系进行规划,决心再造一个关中新水系。
相关热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