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水文化官方网站!

古代关衙楹联

  “得一官不荣,失一官不辱,勿道一官无用,地方全靠一官;穿百姓之衣,吃百姓之饭,莫以百姓可欺,自己也是百姓。”2014年习总书记在山东省菏泽县调研时,曾以这副对联告诫官员要摆正位置,不计得失荣辱,担起为官之责。
  据称,这副对联是我国目前为数不多保存完好的古代县衙内的倡廉对联,是康熙年间一个叫高以永的知县撰写的。对联浅显直白的用词看似平常,却蕴藏深意,道出了从政者来自于民,自当为民办事,既不能太重官位,又要强化“官念”勤政为民的道理。
  纵观古今,其实类似楹联的作者大多为封建官吏,但一字一句中却体现出了他们悉心体察民生疾苦、务实追求官声政绩的品格。清代《楹联丛话》中记载了一件事,明朝的王阳明每赴新任,都会令人将写有“求通民情,愿闻己过”的两块高脚牌举在队伍前面,以表达自己“真心贴近民间大众,主动接受民情监督”的官风政愿。无独有偶,林则徐在任江苏廉访史时,也将此联贴于官衙门旁。清代有个余小霞,他在任三防主簿时题写的“与百姓有缘,才来此地;期寸心无愧,不鄙斯民”的对联,也充分体现出了他务实亲民的作风。
  世间万事,知易行难。在当时“三年清知府,十万雪花银”的封建官场里,虽也有不少为官者立志清廉,但要真正“出淤泥不染”并非易事。但大浪淘沙,其中不乏公道正派者,他们虽无力改变社会现状,仍能自警自省,坚守最起码的道德底线。例如清代新任的无锡县令武承谟,他在接印前将“人人论功名,功有实功,名有实名。存一点掩耳盗铃之私心,终为无益;官官称父母,父必真父,母必真母。做几件悬羊卖狗的假事,总不相干”等楹联挂于县衙大堂两侧,引来“乡人聚观”,令好人快意,坏人惊慌。还有一些对联如“阳奉阴违,天有难遮之眼;民穷财尽,地无可剥之皮”、“我如卖法脑涂地,尔敢欺心头有天”等等,切中时弊,鞭策施政者要做好官,要行善政,令人感慨。
  颇有意义的是,一些官吏还将如何杜绝腐败、根治虚假的独到见解赋予对联中。比如漳州太守杨福五赴任时,题下一联:“第一严自己关防,其余则门内家丁,堂前胥吏;凡百为斯民打算,即此是告天心事,报国经纶”,表明自己不仅严于律己、而且会严格要求下属和家人的作风。又如清代杭州太守谢时雨挂联:“为政戒贪,贪利贪,贪名亦贪,勿务声华忘政本;养廉宜俭,俭己俭,俭人非俭,还崇宽大葆廉隅”,此联抨击了“形象工程”、“政绩工程”,一语道破了“官僚主义”、“形式主义”的危害。
  还有一些官署对联,生动地刻画了狐假虎威、高高在上的官僚做派,发人深思。如“见州县则吐气,见道台则低眉,见督抚大人,茶话须臾,只知道说几个是是是;有差役为爪牙,有书吏为羽翼,有地方绅董,袖金赠贿,不觉得笑一声哈哈哈!”此联可谓写人画妖入木三分。清末有个叫多琪的县令,他主政时苛捐杂税多如牛毛,导致民怨沸腾,可他仍恬不知耻地在衙门上挂上一副“奉军命来守是邦,两度蝶飞,只求对头上青天,眼前赤子;与其民工安此土,八年鸿爪,是难忘山间白石,寺里清泉”,颇具讽刺意味。
  以古观今,官场上仅靠道德说教遏制贪腐是不够的,加强制度建设,强化舆论监督才是根本。但我们从以上那些或铁骨铮铮或饱含智慧的楹联中,也看到了中国历史发展进程中的一丝亮色,深感求真务实之要。
相关热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