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水文化官方网站!

寻找心灵的静色

    我试图抵达心灵中的静,但我的确不知道心灵的静神居何处?虽然我时刻在动中身不由已的徜徉,但我天生是一个喜欢静的人。静该是伊人,在水之湄,从我开始学走路开始,就寻静许多年,过尽千帆皆不是,水悠悠,我依然在寻找中……
  我的寻找不太严肃,是一路恍惚,是用自己有限人生、有限的个人体验一路高歌前进。当我第一次认识“静”这个字时,我就仔细地端详它,这个字因何而生,是何人发明了它。我觉得它应该是“清净”的合成体,只不过少了五点水。想到这,我有点窃喜,我发现了静是有颜色的,当仁不让是“青”色,草木的葱绿、天空的深蓝、江河湖海的湛蓝,都是青色,我得给它取个名字,就叫“静色”。蓬勃的静色居然能撩拨我蛰伏已久的童心,坐在外公小木屋低矮的门槛上眺望,我好多次梦想纤尘无染,心无挂碍。我多想安然得像一片叶子,风来的时候,我随风簌簌,不搅动满眼的静色,只是平和地在树丫之间做着自己的痴梦。
  守静的人,梦儿轻轻,丝丝的甜蜜,来去都悄无声息。一叶可知秋,一叶亦可知静。我若能为叶子,就能最先感受春雨的到来,温润自己所有的意念。雨神的洗涤,若有寒噤,就轻咳一声;若有悲凉,就泣成露珠。静是什么?《吕氏春秋·审分》里说“静乃明几”。那么持静有好处吗?《诗·郑风·女曰鸡鸣》说“莫不静好”,《淮南子·本经》也说“静洁足以享上帝,礼鬼神。”静是治国的理想,《三国志·魏书·牵招传》:“曹公允恭明哲,翼戴天子,伐叛柔服,宁静四海。”冯梦龙《东周列国志》第四十回:“只等楚兵宁静,便照册输纳。”静是老有所安,诗人杜甫《垂老别》诗:“四郊未宁静,垂老不得安。”静能见夫妻情深,李渔《比目鱼·巧会》:“夫人,你且到莫渔翁,家里暂住几时,等地方宁静之后,我差人来接你。”静可悟得教育之法,诸葛亮《诫子书》:“夫君子之行,静以修身,俭以养德。非淡泊无以明志,非宁静无以致远。”
  静有如此多的好处,如何修成静色呢?老子《道德经》里说“致虚极,守静笃”。什么是“虚”?为什么不仅仅要虚,而且“虚之极”?为什么不仅仅要静,而且要“静之笃”?想起一个禅宗的故事,据说唐朝河北赵州有一位古佛,活了一百二十岁,是禅宗的大师。有一天来了一位严阳尊者,来参访赵州老和尚,见面以后,严阳尊者提了一个问题:“一物不将来时如何?”他自己已经是空空道人,什么都没有了,赵州老和尚看了他一眼,轻轻说了一声:“放下!”他很奇怪,自言自语道:“既是一物不将来,还放下个什么?”我自己已经是空得不能再空了,还放下个什么?赵州老和尚说:“放不下,担取去。”尊者突然言下大悟。以前他虽是空了,但还背着一个空字在背上,所以他还不空,还有一个空没有被空掉,真正做到“藏身之处没踪迹,没踪迹处莫藏身”,或许是“致虚极,守静笃”的一种很好注解。
  “静色”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人非草木,孰能无情,每个人都有喜怒哀乐爱恶憎,在一定的环境中某种情绪总是要表露出来的,这就是人的本色。物欲横流,红尘滚滚,激烈的竞争,快节奏的生活,纷繁复杂的社会现象,强烈追求物质生活的欲望,给人们增加了无形的压力,使一些人的心态浮躁得宛若汤煮,身上或多或少充斥着戾气气、俗气、躁气,心烦意乱者有之,神不守舍者有之,着急上火者有之……人的一生总是在无止境地忙碌,不断和时间赛跑,追逐时间,追逐爱情,追逐金钱,追逐名利……贫穷追逐富有,富有追逐快乐,快乐追逐长寿。没有穷尽的理想,不断膨胀的欲望,总是在情绪之中,总是在是非之中,总是在取舍之中,总是在挑剔之中,鼓动着人心事事追求高效、速成、完美,而遇事则愈发浮躁、缺少包容和耐心。就连夜深人静,晚上睡觉之时,脑袋里的东西就好像放录像一样,一会儿东,一会儿西,一会儿南,一会儿北,牵肠挂肚的事情,种种分别,种种思索,把自己搅扰得不得安宁,彻夜难眠。
  合抱之木,生于毫末;九层之台,起于垒土。心灵要染成静色,是一个大功课,绝非一日之功。首先要有乐观豁达平和之心。著名作家金庸说:“乐观豁达养天年,人要善于有张有弛,要像《如歌的行板》韵律一样,有快有慢,有动有静,使自己的身心得到平衡。我的心很静,无论遇到什么都心如止水,这样对健康很有好处。”平心才能静气,静气才能干事,干事才能成事。涵养静气的过程,就是在追求一种平衡,营造一种和谐,积蓄一种底蕴,成就一种境界。静极生动,只有心静下来,驱除杂念,无思无想,元气才能自行畅通,流经百脉。其次,遇事有静气,从容应对。晚清风云人物翁同和的一幅对联说“每临大事有静气,不信今时无古贤”,这幅对联要告诉人们自古以来的贤圣之人都是大气之人,越是遇到惊天动地之事,越能心静如水,沉着应对。现实之中,有些事不管我们愿意不愿意都要发生,有些人不论我们喜欢不喜欢都要面对。人生中遇到的所有的事、所有的人,都不是以我们的意志为转移。愿意也好,不喜欢也罢,该来的都会来,没有选择,无法逃避。我们能做的就是接受,默默地做好自己的一切,把心灵染成静色。最后,要给自己的生命留点静为的时间。左宗棠有一名联说“发上等愿结中等缘享下等福;择高处立寻平处住向宽处行”,说得是每个人站位要高一点,行处要宽一点,名利要看淡一些,生活要简单一些。自己的羽翅,或者飞翔,或者停泊,要自己能做主人。“身安为富,心安为贵”,清理掉不必要的应酬和耗时项目,工作抓重点,生活要简单,没有条件学林和靖宽衣草履,跑到太湖边耕云种月,以梅花为妻,以仙鹤为子,但可以在尘世种种营营苟苟面前“任尔东西南北风”,在心中栽一株梅花,让“冰雪林中净此身,不与俗世混芳尘”的精神永驻心间。
  静色,是一种气质,一种修养,一种境界;不是放弃,不是观望,不是无奈,不是等待,而是一种积极平和的心态,是冷静观察刻苦思索的过程,是镇定自如沉着应对的意志,是从容不迫永不言败的信念。走在生命的四季,记住该记住的,忘记该忘记的,当然还要有一种对名利的放下和淡然。恰如白居易《对酒》所云:“蜗牛角上争名利,石火光中寄此身。随富随贫且随喜,不开口笑是痴人。”我真想拥有这样的心境与之颉颃,与之在如歌的岁月缱绻绯恻,常把戏言来取笑。忙累了,就歇一歇、笑一笑,随清风漫舞,看绿植摇曳,心烦了,就静一静,与花草凝眸,与山水对视。走急了,就缓一缓,和自然对话,和自己微笑,这不,你在山林中的一条小河边,选了一块暖暖的石头上,横卧,睡半小时,看半小时的高天流云,想象圣人孔子的“饭疏食而饮水,曲肱而枕之……
  “夫物芸芸,各复归其根。归根曰静”,老子的话再次响起,浮躁的社会,心静者胜出。万物静观皆自得,把心灵染成静色,给自己一片青的山河,一片青的天空。
 
相关热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