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水文化官方网站!

人水和谐

“砍杩槎——放水啰——”随着放水号令的发出,身着古装的堰工们挥舞着板斧,使劲砍向杩槎。顷刻间,岷江水策马奔腾,一泻千里,流向广袤的成都平原。
  4月5日,“2015中国·都江堰清明放水节”开幕,再现了千年前壮观的放水景象。都江堰清明放水民俗始于公元978年,古时,每到冬季,人们便用杩槎筑成临时围堰,淘修河床,加固河堤。到清明时节岁修结束,便举行仪式拆除杩槎,让岷江水灌溉成都平原千里沃野。后来,放水仪式演化为灌区人民的一项传统文化活动,以祭祀李冰父子,祈求五谷丰登。
  公元前256年,秦国蜀郡守李冰率民众于岷江出山口处,修建了举世闻名的都江堰,使川西平原从此成为“水旱从人,不知饥馑,时无荒年”的“天府之国”。作为世界上唯一存留至今的大型无坝引水工程,都江堰在2000多年的漫长岁月中,始终运行不辍、造福人类,显示了中华民族的伟大智慧和创造能力。
 
李冰建堰 万世资灌溉
 
  水系庞大的长江,亿万年来生生不息,给流域大地带来平畴绿野和牧歌晚唱,孕育了悠久灿烂的华夏文明,留下了众多历久不衰水利瑰宝。都江堰就是这些水利瑰宝中人水和谐、历久不衰的光辉典范。
  曾几何时,岷江在造就川西平原灿烂的巴蜀文化的同时,也带来了肆虐的旱涝之灾。岷江水患带来的东旱西涝一直是川西平原的心头大患,公元前256年,时任秦国蜀郡太守的李冰及其儿子为治理水患,率众凿离堆、穿二江修筑都江堰,岷江被一分为二,汹涌江水经都江堰化险为夷,水旱从人,把水害变为水利,川西平原遂成沃野千里,民无饥馑。
  与都江堰兴建时间大致相同的古巴比伦纳尔——汉谟拉比灌溉渠系的灌溉系统、古罗马的远距离输水道,以及战国末年的郑国渠、秦汉代的灵渠、白渠等,都因沧海变迁和时间的推移,或湮没、或失效。只有都江堰,虽安处一隅,却泽被后世、造福千年,且至今运行不辍,发挥着神奇的作用。赵朴初先生曾赋诗赞颂道:“长城久失用,徙留古迹在。不如都江堰,万世资灌溉。”
  李冰创建都江堰,闪现了科学治水的光芒。都江堰水利工程所蕴含的这种积极主动“趋利避害”治水理念,首先集中表现在其三大主体工程的选址和营构上。都江堰选址在岷江上游和中游的交汇处,这里恰好是岷江资源蕴含丰富的水源涵养区。都江堰渠首枢纽布置在岷江出山口,这里群山环抱,大江中行,形成了环状的地势和环流的水势,又由于成都冲击扇形平原顶端730米的海拔高程,使这里对处于海拔500-450米的成都平原和川中丘陵区具有居高临下的建瓴之势,为修建无坝引水、自流灌溉的水利工程提供了得天独厚的自然条件。渠首三大主体工程的设置巧妙地运用了地形、地势,河流弯道和水流态势,利用“凹岸取水”、“凸岸排沙”的原理,以“鱼嘴”分流分沙,筑“飞沙堰”泄洪排沙,凿“宝瓶口”限洪引水,三大工程相辅相成,浑然一体,协调运行,共同发挥了引水灌溉、分洪减灾、排沙防淤的神奇作用。其次,任何一项工程项目,在创建之初,无法避免地都需要处理人类创造性的生产活动与自然之间的关系。而都江堰的创建,几乎没有因为工程建设对其所在的自然环境造成任何影响。透过这种设计,我们应该体悟到一种“道法自然”的天道观念,感知到这种观念中所蕴涵着的尊重自然、保护环境、“人水和谐”的意识和境界。
  李冰创建都江堰,使人类的治水理念得到了空前的创新,治水能力得到了空前的发展,一个前所未有的“兴利除害”的理想状态经由都江堰而成为现实。经过2000多年来的传承与积淀,一个更加科学,更加系统,更加契合时代进步与社会发展的治水理念已经清晰地展现在我们的面前,那就是人水和谐。
 
历代护堰 福祉越千年
 
  从现代眼光来看,都江堰水利工程是一个巨大的灌溉水网。但是在其最初的规划者心中,都江堰的首要功能是用于战争的航运。都江堰的渠系不仅仅是灌溉供水的通道,更是输送兵源和给养的战道!但是都江堰的伟大并不因为创建者的初衷而发生改变,这一最早起源于军事作用的水利工程却在一代代继任者的薪火相传中发挥着令人惊叹的民生作用。因为都江堰,桀骜岷江变害为利,成都平原的水患灾害大大降低,变成了“天府之国”,也由此孕育出成都平原厚重繁荣的文化和精致闲适的生活,这般从容祥和,似游离于时代实则超越了时代!
  在都江堰2000多年的岁月中,对它的建设管理始终以解决洪涝灾害、干旱缺水、水土流失和水污染等水问题,使人和水的关系达到一个协调的状态为目的,这种人水和谐的理念在都江堰的发展过程中始终起着重要的作用。
  李冰之后,历代治蜀者都以治水为重任,西汉蜀郡太守文翁主持复修都江堰,率先扩大了都江堰灌区;唐代高俭在原有渠道和工程整治的基础上,布置和扩建了许多分支渠道,以扩大灌溉面积;元代吉当普、明代施千祥均在渠首分水枢纽鱼嘴结构和材料改革上做了重大尝试……新中国成立前,都江堰的灌溉范围达到280万亩,惠及成都平原十四个县,创造了历史最高水平。
  都江堰的管理者们深深地明白水利工程效益的发挥三分靠建七分靠管的道理,从李冰到文翁到诸葛亮、丁宝桢,到新中国成立后从历届省委、省政府领导,到灌区市(县)领导,在对都江堰的管理上都丝毫不敢懈怠。管理组织和制度随着水利工程的完善被不断充实和继承下来,水利管理行政体系强烈的延续性决定它无论管理机构如何变迁,道法自然、民生为本、人水和谐的治水理念始终得以传承,水利事业始终与区域文明和谐共荣、共同发展!
  李冰之后,历代治蜀者都以李冰为标榜,以治水为重任,在浩荡的治水实践中总结出“深淘滩、低作堰”,“乘势利导、因时制宜”等治水经验,形成了每年冬春枯水季节又是农闲之时的断流岁修工程制度,制定了“旱则引灌,涝则疏导”等一整套管理制度和维修方法。这些经验直至今天,依然被世界水利奉为圭臬,成为都江堰为人类水文化做出的不可磨灭的贡献。
    
鼎新治堰 续建济天府
 
  新中国成立后,在短短的不到70年的时间里,都江堰迎来了翻天覆地的水利大变革。
  从20世纪50年代起,都江堰灌区先后开始了对人民渠、东风渠等重要渠系及水利工程的修建,成都平原的土地全部得到了浇灌。70年代,都江水三穿龙泉山脉,龙泉山以东丘陵区近400万亩土地脱离了苦旱。80年代中期,灌区扩改建工程拉开帷幕,从90年代中期开始,灌区续建配套与节水改造工程项目正式上马,通过项目的实施,灌区新增灌面34.82万亩,改善灌面168万亩。如今都江堰灌面已是建国初的3.5倍,实现1040万亩,雄踞全国之首!
  不仅是灌溉面积飞速扩张,工程结构更是产生了质的飞跃!1949年以来,在不改变渠首枢纽原有工程的基础上相继修建了外江闸、沙黑总闸、飞沙堰工业拦水闸,以及六干渠分水节制闸等配套工程,与原渠首三大工程相互配合运行,更充分合理地利用了岷江水源;灌区渠系经过多年续建配套与节水改造已形成干渠、分干渠、支渠、斗渠等众多渠道构成的蜿蜒交错的渠系网络,将都江涓流日夜不息地送往灌区各处;而灌区数百个大中小型水库、数千节石河堰、数万口山平塘,更是星罗棋布点缀期间,为都江堰灌区提供了高达18.54亿立方米的蓄水能力,使都江水有了更多的可调节和可利用空间。
  渠首枢纽、渠系工程、囤蓄工程,“新三大工程”的全新格局是2000年治水先贤经验的铺垫,是新中国成立后近70年建设成果的积累迸发。这条永不停歇的建设之路未因时空更迭而改变,不因社会动荡而舍弃,都江堰水利人所秉持的道法自然、人水和谐的基本理念始终不变,除水患兴水利,都江堰跨越千年的工程建设终于为实现人水和谐共荣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溉灌梁益成天府,泽润巴蜀济苍生。新一代的水利管理者鼎新革故,在改造渠系、扩建灌区、强化管理中将都江堰的综合效能逐渐推向极致,让都江堰这首交响史诗在历史的顶点爆发出全部能量。现在的都江堰已成为四川省不可或缺的水利基础设施,它为全省7市37县(区)提供生产、生活和生态用水,其供水区域地跨岷江、沱江、涪江三个流域,幅员达2.7万平方公里。地区内人口2000多万,有效灌面1040万亩,2014年灌区粮食总产量达54.23亿公斤。全省经济十强县,有9个在都江堰灌区!现在灌区内基本实现了水资源的优化配置和科学调度,灌区工业供水保证率达100%,农业用水保证率达98%以上。特别是最近20多年的续建配套与节水改造,灌区工程状况明显改观,渗漏、滑坡等病险工程得到有效治理,渠道水利用系数和工程运行安全保证率明显提高,灌区渠道的防洪标准得到显著提升,抗灾减灾能力得到大幅增强,即使是遭遇了2008年“5.12”特大震灾和2013年“7.9”洪水灾害,也确保了灌区农田的适时满栽全种,保证了成都市的生活、生产、生态用水无一秒钟间断。
 
持续兴堰 发展润巴蜀
  
  薪火相传,衣钵承继,进入21世纪,都江堰悠久灿烂的历史文化和造福万民的光辉业绩带给了都江堰水利事业传承者无比的骄傲和自豪,当代水利人以高度的历史责任感和使命感,弘扬“李冰治水精神”,开启了“传承古堰文明,引领现代水利”的新篇章。
  建设管理科学的都江堰,要通过对水资源的统一管理和优化配置,最大限度的提高岷江水资源利用率,提高供水保障能力,同时加强对灌区工程的建设与管理力度,实施“科教兴水”战略,按照“数字都江堰”整体框架,建立起覆盖全灌区的水利自动化管理系统;要认真宣传、贯彻、实施《都江堰水利工程管理条例》,大力推进依法治水进程,以高效的管理来保障工程建设和灌区发展。
  在都江堰灌区推行节水型社会建设应该以建立以水权、水市场理论为基础的水资源管理体制,形成以经济手段为主的节水机制,建立起自律式发展的节水模式,不断提高水资源的利用效率和效益。要大力倡导节约用水,推进计量用水和合同制供水;推动水价改革,以价格杠杆来促进节约用水;加大对节水设施的建设,提高灌区水资源利用率,形成灌区社会高效的节水能力,促进节水型灌区建设。
  构建水生态环境保障体系,应遵循大自然生态规律,既要采取工程手段又要依靠环境的自我修复,应以“以人为本、关注民生”为出发点和落脚点,科学处理灌区水资源的开发利用与水资源生态系统保护之间的关系,以在灌区兴建小型节水水利水保工程、对灌区内用水困难大、水事纠纷多、水费负担重的渠系改造为主,在保护水生态环境的同时,起到改善民生的作用。
  都江堰水利经济应遵照市场经济规律,围绕水资源的可持续利用呈现出多元化发展的格局。要充分利用市场机制和价格杠杆来调节水资源的分配和使用,建立起符合市场经济规律的水价形成机制和水费收缴体系;要根据水业一体化经营的思路,积极调整水利经营经济结构,挖掘工程潜力,发展涉水产业,形成规划合理、运行良好的水利产业体系,在服务民生的同时,逐步建立起多极化、多元化的灌区水利经济新格局。
  2000多年岁月赋予了都江堰太多的文化内涵,在未来的水利文化建设中,应努力体现人水和谐的治水理念的灵魂作用,要在传承文化的基础上,加强都江堰水利文化研究,开展都江堰水利文化艺术活动,打造独具特色的都江堰水利文化产业,建设和形成“水服务灌区民生”的水利文化、“水可持续利用”的水利文化、“人水协调发展”的水利文化。
  传承古堰文明,引领现代水利。广袤的川西大地上,为适应当代经济社会发展的需要,当代水利人正进行着新的水利建设与实践,历久弥新的都江堰正以全新的姿态迎接考验、迈向未来,书写着属于新时代的更加壮美的水利新篇。都江堰,这座人类水利史上的传奇,它既属于逝去的历史也鲜活地存在于当代,人水和谐的核心理念一路引领着这座古老的水利工程持续不断发展。都江堰,必将永远成为水利史上人水和谐历久不衰的光辉典范!

相关热词:

相关阅读